第七章    密林之戰

在山谷外有一處巨大祭壇,祭壇周圍圍繞的一圈獸骨火把驟燃亮、炸開,祭壇周圍圍繞的一羣黑袍法師都驚的站的起來,而祭壇中間的一個身穿白色皮質長袍,頭戴氈帽、面容消瘦,留着小鬍子的法師也緩緩起身,說話的聲音非常沙啞。

“都別慌!”

外面的一個黑袍法師問道:“大法師,有人從青丘裏面出來了,一旦他發現了我們的佈置,就功虧一簣了。”

大法師不慌不忙的對身後一個壯漢說道:“夜巡,去看看來的人是誰,別讓他活着回去。”

大法師身後一個身穿黑色衣袍,全身刺滿紋身的壯漢出列答道:“是,大法師!”

大法師又跟其他的法師說道:“你們繼續佈置天狼吞月陣法,本座去去就來。”

說完身體一閃,就消失在了祭壇之上。

夜巡身體化作一匹黑色巨狼,順着氣息指引,在地上狂奔,過去的方向正是狐不歸走出青丘的方向,一路上對於來不及閃避的大樹,他都直接撞開,一時間密林之中巨木紛紛倒下,大地震動,塵土飛揚,林鳥亂飛。

而那大法師,也化作一道黑色流光,在其身後緊緊跟隨,身影不顯,極難被人發現,他準備在暗中伺機動手。

山頂之上的夜凱看向青丘方向,那裏有一道流光快速移動,他微微一笑:“這人倒是另類,可以自由出入青丘,殺了他就能知道原因了,有趣!”

說完身體一陣模糊,也消失在了山頂。

而從結界中剛剛衝出的狐不歸很快就感覺到了一股迎面而來的殺氣,那股殺氣很強大,他提起心神,讓自己進入最佳的狀態。

“果然有古怪!”

狐不歸快速的解除狐化狀態,化作人身,遂即身邊出現一道空間裂縫,狐不歸從裏面拿出一把有着白玉劍身,白色劍柄的寶劍,狐不歸拔出寶劍,一道刺眼的銀色寒光閃現出來,劍身周圍頓時出現一層寒氣,他把劍尖往地面一揮,地面的一片嫩草葉子,瞬間就結成了冰晶,並且這種冰封之氣向四周迅速蔓延開去。

狐不歸對着正前方大喊一聲:

“來吧!”

他感到一隻巨大的野獸就藏匿在眼前的這片森林中,且速度極快!

“嗷!”

在黑暗的樹林中,突然一隻高達十數丈的巨大黑狼,撞斷了一棵巨木,張開血盆大口,就衝他的咽喉位置咬了過來。

“果然是夜狼一族!”

狐不歸一聲大喊,身子一側,右手將劍斜着一揮,直奔狼頭橫掃過去。

那巨狼身體雖然巨大,但是也極爲靈活,他陡然一低頭,一壓脊背,既然轉而從咬喉嚨,轉向咬向了狐不歸腹部。

狐不歸危在旦夕,但是狐不歸臉上居然一陣輕笑,不僅不躲,反而提起腳對着巨狼的下巴一踢,而身體同時向後翻出了一個弓型,右腳順勢踢出劃出一道月彎曲線,跟巨狼的下巴來了一個親密接觸,只是沒有那麼溫柔,伴隨着一陣打狗般的哀嚎,幾顆帶着血肉殘渣的狼牙飛向了空中,而那巨狼也被一腳踢飛了,身體往後翻滾飛出,撞到二十丈遠的一顆巨大山石,砸出了一個大洞。

狐不歸則翻了一個後空翻,穩穩當當的落在地上,手中的劍一收,嘴裏馬上念出一句:“月華太清,凝練劍意,寒劍飛雪。”

隨着他的一聲念出,從他身體和空中突然匯聚出一股月華之力,空氣驟冷,在整個劍身周圍凝聚出一股冷月寒光,狐不歸將劍衝着跌落的巨狼用力一揮,一道銀光飛出,空中頓時出現一道道寒冰,飛速凝結着往巨狼衝殺而去。

“小子,有些手段!”

而在此時一個道火牆突然平地而起,將那一道道寒冰擋下。

跌落在地的巨狼,一個翻身,重新化成一個身穿黑色皮襖的壯漢,但是此刻他的下巴已經歪了,嘴裏也缺了幾顆牙齒,看上去十分狼狽;他站起身來直接用手掌一頂就將打歪脫臼的下巴恢復成原樣,又擦去嘴角的血,再說話就有些漏風了。

“小此,我繞步叻你,僅田,尼比虛思!”(小子,我饒不了你,今天,你必須死!)

狐不歸笑着一收劍,看着那壯漢笑道:“能不能說話別漏風,把舌頭捋直了再說。”

狐不歸回頭往密林暗處一掃:“還有躲在暗處的那一位,既然來了,就出來吧。”

大法師從狐不歸的身後,突然顯出身來,桀桀笑道:“小子,手段不錯啊,這劍還有這功法我都很喜歡,要不將你劍和功法留下,老夫放你走如何?”

狐不歸冷冷一笑:“想要留下我,儘管試試!”

說完狐不歸,一個緊急轉身,身體貼地一衝,舉劍就刺。

“月影隨行!”

一道銀光從劍身漂移出去,如月亮映照在水面的月影,隨着揮動的劍影貼地而行,直衝大法師而去,大法師身影一虛,就在原地消失,然而那劍光彷彿會貼着你的身體跟隨,任由那大法師如何輾轉騰挪,怎麼都擺脫不了。

狐不歸這邊一動手,那邊巨漢馬上從身後掏出一把黑色巨斧,高舉着一躍而起,從上空向狐不歸披砍下來,大吼一聲:“狼嘯戰斧!”

不過他說的不清楚,變成了:“辣嚇簪糊!”

狐不歸一聲怒吼:“說不清就給老子閉嘴!”

狐不歸頭都沒有回,只是將手往身後一伸,大喊一聲:“太陰玄極盾!”

一道銀白色的光盾頓時出現在狐不歸的後背前

“哐!”

一聲巨響,巨斧砸在光盾之上,瞬間被彈開。

狐不歸,根本不管身後的巨漢,他知道自己若不能斬殺眼前的大法師,那才是真真的有危險。

他追着大法師而去,快速移動中,身體陡然化作身後八尾、藍眼、尖兒的狐王狀態,劍氣與月華真氣融合,在他身邊形成了一圈銀月色的光。

“你躲不開!”

狐王化之後的狐不歸速度提升了一倍,一劍寒劍飛雪,劍光就從大法師身上劃過,一分爲二,待落地一看,那落地的身體化作爲一張狼皮,不對那皮前肢極短,不是狼皮,應該是狽的皮。

大法師再次出現已經數十丈開外,臉色有些蒼白,嘴角有一絲血痕留下。

   “小子,你的劍很快,如果不是本座懂得狽影換型之法,恐怕今天已經交代在你手裏了,不亞於當年的狐劍仙純狐山,年紀輕輕就是八尾狐王了,沒想到青丘還有如此天賦的年輕人!”

狐不歸不想閒聊,提劍直接上前:“拿了你,小爺再問花玲父母的消息!”

狐不歸將劍舉過頭頂,用力一揮:

“月華光牢!”

劍尖一落,那大法師頭頂出現一座巨大的白色光牢,如一口大鍋一樣當頭蓋了下來,若真的被這光牢蓋下,則大法師必然被困。

大法師將手中的骨杖往地上一插,往法杖頭部的狼頭吐出一口精血,然後大聲誦唸一聲:“天狼力士。”

話音一落,地面出現了一個三十丈高的巨大狼族力士,巨大的身體,由妖氣構成,並非實體,但是那力士力大無窮,一下將光牢抗在肩膀上,抵抗住強大的下壓之力。

“咔嚓!”一聲碎裂聲傳了過來。

狐不歸背後那巨漢總算砍碎了眼前的光盾,他氣的七竅生煙。

“你居然戲弄我!”(尼具然洗濃窩!)

“斬蟒巨斧!”(粘鰻居福!)

巨漢將手中巨斧一揮,巨斧脫手飛出,旋轉着形成一道旋風,席捲着周圍的殘枝敗葉,衝狐不歸飛來,沿途的一切樹木都被攔腰砍斷。

狐不歸回頭,微微一笑,將左手做劍指在自己嘴邊輕念一聲:“水月鏡!”

聲音一落在那巨斧飛過來的路徑上,突然出現了一層如湖面般的光幕鏡子,鏡面將巨漢眼前的一切映照的一摸一樣,那巨斧旋轉着飛入鏡面,就如同進入了水中一般,居然消失不見了,瞬間之後突然從另外一個地方反射出來,速度竟然還加快了三分,衝着巨漢快速飛去,巨漢此刻手中沒有東西可以抵禦,眼見避無可避,就要分屍兩段了。

大法師此刻看着肝膽俱裂,但是自己也在用盡全力抵抗月華光牢,實在無法分身相救,他也沒有想到這少年居然有如此多的手段。

“小子,你若殺了他,斷然難以善了了!”

狐不歸大吼怒道:“都打倒我們青丘家門口了,善了屁!”

“大膽狂徒,休傷本王手下大將!”

夜空中突然一陣巨吼傳來。

“嘯月狼王!”一聲傳出。

一個巨大的霸氣狼頭突然出現在空中,衝着那飛舞的巨斧咬過來,一口將斧子咬在嘴裏,斧子不過抵抗了片刻,就停止了運動,而那狼頭依然衝勢不減,衝狐不歸泰山壓頂而來。

“九尾實力相當的大妖神的存在,不能硬扛!”

狐不歸眼神中充滿了謹慎,他從那個嘯月狼王頭中感受到了不亞於九位狐王的強大的力量,自己無法抵擋。

“太陰玄極盾”

“太陰玄極盾”

“太陰玄極盾”

狐不歸在嘯月狼王頭前面連續設置了三面太陰玄極盾,自己則快速後掠而退,衝着來者大聲笑道:

“管你是誰!小爺不奉陪了。”

狐不歸重新化成狐族之身,身體如白色閃電快速撤往結界,很快就閃入青丘結界之內消失不見了。

那嘯月狼王頭就在即將砸落地面的瞬間,停了下來,然後直接化成點點黑色流光,消失在夜空之中,那狼嘴中的巨斧也隨即掉落地面,直接插入泥土之中。

夜凱降落在剛纔打鬥的場地上,月華光牢也隨着狐不歸的離去而消失了,大法師和夜巡上前打算去追狐不歸,被夜凱制止下來。

“不要追了,狐族擅長月光遁法,你們追不上了。”

大法師和夜巡不服氣的停下來,走到夜凱身邊。

“族長,放走了這狐族少年,恐怕我們的消息就泄露了。”

夜凱一擡手,說道:“無妨,你們照常行動,如今青丘一族沒有辦法向外求援,只能困守,而本王已經請了幫手過來,集合我們的力量,即使狐族有所防備,也逃不出青丘。”

“是,族長!”

夜凱看向青丘方向,面露些許欣賞神色。

“如此天賦,殺了到可惜了!不過留着終歸日後是禍害!”

第八章    對策

“師母,今夜我對上的三個人,一個有妖王的實力,兩個有着大妖的實力,但是我不知道他們還有多少高手在結界外,不過我可以判斷他們確實是夜狼一族。”

狐不歸返回青丘馬上就進入青丘閣向塗山瑤稟報今夜的遭遇戰。

“那就沒錯了,有人想趁着結界在太陰消失月華之力驟減之時,短暫打開結界,攻入青丘!”塗山瑤聯繫這幾件事情得出了結論。

一旁的塗山雪擔憂的問道:“母親,可是結界這麼容易被打破嗎?”

塗山瑤解釋道:“小雪,這結界是你父親佈置的,本來堅不可摧,但是如今這個結界已經接近能量耗盡的狀態,最多二百年,最少一百年,青丘必然會暴露在三界之內了。”

塗山瑤的眼神中有些許擔憂:“尤其這次來的是夜狼族,他們有天狼吞月之法,可以屏蔽月華真氣,屆時不僅結界的力量受阻,可以打開結界,更重要的是我們狐族的真氣運行會被壓制,狐族的力量源泉在於太陰月華真氣,那個時候才是青丘的災難。”

塗山雪十分擔心的問道:“母親,就沒有辦法了嗎?”

狐不歸也上前說道:“師孃,師父以前跟我說過,狐族在真正強大之前,不能輕易暴露在三界之內,師父如今被困在一個地方,無法出來相助,而人皇大禹妻子塗山女嬌化成了石頭,有蘇妲己背棄了青丘,花玲的父母也不知道在那裏,我們狐族沒有高手可以回援了。”

塗山瑤眉頭緊鎖,想了片刻開口說道:“不歸、小雪、玲玲,想要要度過這個難關,只有一個辦法!”

三人同聲發問:“師母(母親!)什麼辦法!”

塗山瑤慢慢的吐出一句話:“一百年一次的流火節,月光舞!覺醒狐族天賦神通!”

塗山雪有些疑惑的問道:“母親,可是這次的流火節要到下個月十五,來不及了。”

塗山瑤臉色凝重的說道:“母親知道你們最近一直都在研練月光舞,不歸、小雪、玲玲你們只有覺醒了天賦神通,或許還有機會挽回局面,你們的姑姑月魅仙子,以極大的代價,可以短暫逆轉太陰之光,給你們創造出一個時辰的滿月,只是如此做恐怕三界就知道我們青丘的存在了,是否會追究,不好說。”

狐不歸上前說道:“師母,師父讓我來青丘的時候,就說青丘曾經爲三界犧牲,但是不爲三界所容,這並不公平,但是青丘絕對不會屈服與任何人,這一次青丘生死存亡之際,我們不應該再猶豫了。”

塗山瑤微微點頭,拿定注意:“好吧,我們就試一試,不歸、小雪、玲玲,我們狐族在月圓之夜燃起星火,然後祈禱拜月,只要修行千年,六尾以上的修爲,就可以通過月光舞去引導月華精氣來覺醒自己的天賦神通,你們三個人都可以試試,母親會爲你們親自演奏月之曲。”

……

青丘山外,一處山頂之上,夜凱帶着大法師和夜巡等候在山頂,夜凱微微擡頭看向空中。

大法師問道:“族長,您所說的助力之人是誰!”

夜凱擡頭看向夜空,突然一陣黑色濃雲飄來,雲層中有陣陣雷光閃過,一股颶風吹過山頂,將衆人的衣袍吹的四下翻飛,夜凱微微笑道:“那人來了!”

黑色濃雲之中,突然飛出一條百丈的黑色巨龍,巨龍口吐人言:“夜凱,你叫本王來所爲何事?若沒有一個交代,本王可要在你的夜狼谷吃些狼肉來補一補了。”

夜凱看着空中巨龍大笑道:“涇河龍王,水注真經和御水令,你不會沒有興趣吧!”

天上的巨龍突然瞪大雙眼,驚訝的吼道:“是大禹傳下的水注真經和御水令!哈哈哈,當年這傢伙爲了治水殺了我們多少龍族,乃是我們龍族的仇敵,如今既然知道水注真經和御水令的下落,本王自然不能錯過,但是夜凱,你若騙了本王,本王一定不會放過你。”

夜凱衝巨龍拱手一禮,笑道:“涇河龍王,下來一談吧。”

那天上的巨龍身邊的黑雲散開,巨龍緩緩降落下來,身型變小,很快幻化成爲一個頭有龍角,面似人型,身穿紅色王袍的中年人降落在山頂之上,大法師和夜巡連忙讓出位置,讓涇河龍王落在夜凱身邊。

涇河龍王開口問道:“夜凱,那兩樣東西在那裏?”

夜凱笑着指着遠處的青丘山:“就在那裏,青丘山,後天夜裏子時太陰最弱的時候,本王用天狼吞月陣打開這青丘結界,我們儘管進去取來。”

涇河龍王大笑:“桀桀桀桀!!!夜凱,如果是消失了一千年的青丘,那兩樣東西還真的有可能在那裏。”

夜凱回頭一笑:“涇河龍王若得了這兩樣東西,三界水域誰敢不聽您的號令呢?”

兩人又是相視一笑。

……

第九章    月光舞

“塗山瑤,我可用逆轉光影之法逆轉太陰,因爲我是太陰誕生的元靈真神,有操控光影的能力,故而可以逆轉月陰爲月華,最長的時間爲一個時辰,不過一旦施行,我們青丘也就在三界中暴露了,雖然暫時還有結界守護,但是百年後青丘必定面臨重回三界的考驗,你們可想好了!”

鏡月湖邊,月魅將事情的嚴重性一五一十的說出,讓塗山瑤做出選擇。

塗山瑤看向三個孩子:“孩子們,你們的選擇呢?”

三個孩子異口同聲的說道:“我們願意一試。”

月魅仙子看着三個孩子頷首點頭,開始耐心的解讀:“孩子們,月光舞是狐族拜月儀式中最爲重要的一次,狐族有三次拜月塑型的機會,第一次脫離狐身,成就半人之身,可開始正式修行;第二次進化成人身,溝通天地,可修自然大道;第三次開啓天賦血脈,覺醒天賦神通,可通神,是狐族最重要的一次拜月塑型,一旦失敗,就會修爲盡毀,嚴重的還會神魂具滅,身死道消;你們怕不怕?”

三個孩子彼此對視一眼,同時回答:“姑姑,我們不怕!”

月魅滿意的笑道:“好,雖然兇險萬分,不過好處也很多,月光舞若得到太陰真靈認可,可以獲得太陰真靈加持;不歸,你可以從八尾晉身九尾狐王,成就天賦神通。”

狐不歸自信的點點頭:“師姑,我一定可以的。”

月魅點點頭又對小雪和花玲說道:“小雪,你可以從八尾入九尾,並且開啓天賦神通;玲玲,你或許也可以突破至八尾。”

兩個丫頭都點頭答應:“姑姑,我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月魅笑道:“既然你們都願意試,從今夜開始就在姑姑這鏡月湖練習,我會指導你們,後天夜裏的子時,按理來說是太陰光華最弱的時候,但是姑姑會用自己的神力爲你們逆轉太陰。”

三個孩子都堅定的點頭答應:“好的,姑姑,我們全力以赴。”

“來吧,隨姑姑走吧!”

月魅隨風而起,腳尖輕點湖面,往湖面中心的小島而去。

塗山瑤帶着三個孩子跟着一同飛了過去,衆人落在小島上,月魅回頭對塗山瑤說道:“塗山瑤,我答應他守護青丘,若事不可爲,你可以在後天叫上所有青丘狐族的人一同來到我這鏡月湖,從雲階而退,我雖然未必有能力護住整個青丘,但是我至少可以保障你們的安全。”

塗山瑤點頭行禮,表達感謝:“月魅,謝謝你。”

月魅擺擺手:“這是我在青丘的意義,保護青丘,教導這幾個孩子。”

月魅轉身對三個孩子說道:“你們準備好了嗎?”

三個孩子齊聲答道:“準備好了!”

月魅走到水邊,雙手攤開面對鏡月湖,嘴裏念道:“太陰其月、瑩瑩其光、陰寒其火、灼灼其華!凝月!”

聲音說完,只見攤開的雙手上匯聚起一個小小的銀白色漩渦,無數月華真氣從天空中匯聚下來,融入那個銀白色漩渦之中,那漩渦的月華之光越發明亮,月魅的臉色也越發凝重,她緩緩將手擡起,此時那銀白發光的漩渦已經變成了一輪小小的滿月,月魅將其推入空中,那漩渦緩緩升起,停留在鏡月湖的上空百丈高度,將整個青丘照的一片通明。

月魅回頭衝塗山瑤微微一點頭,塗山瑤伸手一揮,一架古琴虛空出現,漂浮與半空,塗山瑤將手覆蓋上去,十指一動,如月影流動般順滑的旋律開始響起,那旋律如光如影、如夢如幻,在鏡月湖面上飄蕩。

三個孩子,在塗山雪的領舞下,在月光湖影之中開始翩翩舞動,狐不歸的舞蹈如武士在月光中劍舞,節奏分明,舞動之處有破空震響,那天空中漂浮的銀色漩渦,有條條絲線落下,匯入其舞姿當中,化作月華劍舞。

塗山雪的舞蹈好似一個美人的月下獨舞,身體如輕柳搖曳,水袖如風柳輕擺,帶着一種獨特的柔媚氣息,那銀色漩渦的光芒,如光影絲帶一樣,圍繞這他的身體,很快交織成了一件光沙羅裙籠罩其身。

花玲的舞蹈好似浣紗之舞,質樸純粹,動作雖然簡單,但是暗合月華與生命的關係,好似一個在月下湖邊浣紗的少女一般,在那簡單的動作中,絲絲月華匯成了他手中的絲線,融入了他的身體。

塗山雪一邊彈琴一邊看着這三個孩子,臉上帶着幸福的笑意,她開始想起三千年前一個小狐狸曾經獨自一人在湖水邊看着天上的月亮,那天鏡月湖的水就像今天這般平靜,一條雲梯從無盡的星空中延伸下來,一直延伸到了地面,上來走下來一個無比英俊的男子,那個男子輕輕的抱起了自己,用他的手輕輕的撫摸着自己的頭,而自己感到無比的溫暖和快樂……

“小狐狸,我是月暉真神,以後你就在我身邊吧……”

想着,想着,塗山雪的眼眶竟然有些模糊了。

……

青丘山谷外,祭壇之上,大法師正帶着一衆法師在運作天狼吞月法陣,而法陣後面層層疊疊站滿了夜狼族的戰士,足有上萬之衆。

夜凱和涇河龍王站在山頂上看着遠處的青丘,那裏有一陣陣銀色的光輝閃動,好像在青丘衆山中亮起了一盞巨大無比的月燈。

夜凱的臉色有些難看,一旁的涇河龍王笑道:“夜凱,你拉我來是讓我對付她的吧?”

夜凱點點頭:“她是上古元神之一,實力超過狐族九尾狐王,你只要能牽制她,其他的交給我們。”

涇河龍王點點頭:“夜凱,你給本王找到任務不好完成啊,你知道戲耍我們龍族的後果,希望你不要讓本王失望。”

……

第十章    天賦神通(終章)

“亥時已到!太陰之力轉弱,待到子時就是太陰最弱的時候,屆時我們天狼吞月陣起,全力打開結界,我們夜狼一族崛起的時候到了!你們可願隨本王一戰!”

夜凱來到祭壇上,對着身後夜狼戰士大聲吼道!

“願隨國主,拿下青丘,夜狼崛起,一統妖族!”

“願隨國主,拿下青丘,夜狼崛起,一統妖族!”

上萬名狼族戰士齊聲高呼,山林中的走獸飛禽被殺氣驚得四散而逃。

站在山頂之上的涇河龍王看着下面的場景,嘴角輕蔑的一笑,心中暗道:“小小夜狼,也敢自大,妄圖一統妖族,簡直是笑話。”

他眼中精芒一閃,低頭瞥了夜凱一眼:“最後青丘的兩部經書和三件至寶,只會屬於我涇河龍王,涇河太小了,本王該換換地方了。”

祭壇上的夜凱一聲大吼:“天狼起!吞食太陰!”

大法師和周圍的一衆法師,開始齊聲誦唸咒語,一種來自遠古的氣息緩緩出現,每一個狼族戰士身上都開始剝離一部分虛影,那些虛影在祭壇上空凝練匯聚,慢慢的清晰起來,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色天狼影子,只是那影子過於真實,真的像一頭活着的吞月天狼,突然天狼兩側肋骨處生出了一雙巨大的羽翼,撲扇幾下,衝入空中,衝着夜空中那一輪彎月飛去,張開血盆大口就吞了下去。

……

鏡月湖四周,有數千名青丘族人,他們都擡頭看着天空,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天狼虛影,開始緩緩吞噬着最後的月光,每一個青丘族人的眼中都露出憤慨和擔憂的神色。

一些年輕的青丘戰士,手握刀劍,護在外圍,一個個臉上都有決死的寒意。

白髮長老上前跟塗山瑤說道:“國主,我們青丘族人數雖少,但是能力強於夜狼一族,我們可以全力一戰,保護青丘!”

黑髮長老也說道:“國主,我們沒有必要撤退,當年三界衆多勢力來犯,我們都沒有放棄青丘,如今更不應該放棄。”

而所有的青丘戰士全部對塗山瑤請求道:“國主,我們願意留下來,一同抵抗夜狼族。”

塗山瑤走到族人面前,略有悲傷的說道:“族人們,青丘有三界衆族都覬覦的東西,今天能來一個夜狼族,日後也會有其他三界的強大勢力會找來,所以即使我們趕走了夜狼族,我們青丘族也很難應付一次次的危機,如果今天月光舞失敗了,我們必須撤退,只有保全了你們,我們青丘才能延續下去,這是我作爲國主的命令和請求。”

塗山瑤的聲音一落,族人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目光更加堅毅,青丘不僅僅是家園,這裏更是青丘一族的根,青丘狐族誕生之地,狐族的聖地。

塗山瑤悲壯的轉身大喊:“點星火,拜月!星火燃,月華降!”

百名狐族武士將手中的火把拋入了湖心島上的巨大篝火堆中,一個高達數十丈的巨大拜月九尾狐被點燃,巨大的火光衝天而起。

“拜月,星火燃,月華降!”

在場的數千青丘族人,無論老幼全部對着篝火跪拜,一種神祕的能量從每個狐族人身上涌現出來,化作一隻只拜月狐的影子,進入燃燒的巨大九尾狐中,那九尾狐也像活了過來,對着天空中的月亮拜下去,火光中出現點點星火,盤旋着飛入星空之中。

月魅今天身穿了一身紫色的長裙,手上和腳上都掛着鈴鐺,赤裸着腳,在半空中緩緩度步,環繞着整個星火誦唸。

“太陰其月、瑩瑩其光、陰寒其火、灼灼其華!”

而在場的所有狐族也跟着誦唸:

“太陰其月、瑩瑩其光、陰寒其火、灼灼其華……”

伴隨着誦唸的聲音,信念之力越發凝練,點點星光在那個幾乎要熄滅的月光中匯聚。

月魅突然對着夜空大喊一聲:

“太陰化太清,月華灼其光,現!”

一聲起,頓時只見原本在幾乎已經被吞噬的月光大亮,從月牙兒狀態居然逐漸恢復飽滿,不過片刻之後,居然真的扭轉月牙兒變成了一輪碩大的滿月,這一輪滿月月華大盛的照耀着整個三界,一時間三界一片譁然,這是自上古至今從未有過的景象。

月魅耗盡了一身的真氣,緩緩從空中跌落下來,一口鮮血頓時噴出。

狐不歸、塗山雪、花玲,在塗山瑤的琴聲中開始緩緩起舞蹈,數千狐族一同拜月,將天降的濃郁月華之氣引導着匯入三人的身體,洗滌着他們三人的血脈,激發着他們覺醒天賦神通。

……

與此同時,隨着太陰逆轉,三界震動了。

廣寒宮中嫦娥抱着玉兔,突然感覺一陣地動山搖。

“到底怎麼了,這裏可是仙界月宮,如何會有地動!”

吳剛放下手中的斧頭,看向廣寒宮的位置,無數月氣精華從月宮中涌出,向着下界而去。

……

天庭之中,玉帝震怒:“值月星君何在,速來見朕。”

四海之中,月華盈缺規律一直指引着海族生息週期,此刻月華大變,讓整個四海一片混亂,四海龍王浮出水面,進入空中,看着天空中大盛的一輪明月,驚得大驚失色。

東海龍王大喊:“快快召集本王三位王弟前來,我們 速速上報天庭!”

……

大明宮中,欽天監跪在皇帝面前:“陛下,太陰逆轉,聞所未聞,無法斷定吉凶,微臣罪該萬死!”

皇帝驚恐道:“快傳國師。”

魔、妖、巫還有人間各大修行門派都被這一晚的太陰變化所震撼,每個勢力都在調查太陰逆轉的真想。

巨魔王、殺破狼、巫蠻兒、虎頭怪、龍太子、骨精靈……所有三界知名的修行者心裏都在想這一件事情:

“三界要有新的變化了。”

……

而此刻青丘山外夜郎族的祭壇亂做一團。

大法師驚呼:“太陰逆轉!太陰逆轉!族長,陣破了,天狼吞月陣破了。”

說完大法師和周圍的十餘名法師幾乎同時吐出一口鮮血,整個身體陷入萎靡。

隨着天空中巨大的天狼虛影消散開來了,地上的上萬夜狼勇士全部感覺到一陣虛脫,連同夜凱也一口鮮血吐出。

夜凱臉上現出一陣猙獰之色,看着眼前結界日趨薄弱,他突然衝着山頂上的涇河龍王大喊道:“涇河龍王,今夜就是最後的機會,太陰逆轉恐怕三界都震動了,青丘所在瞞不了了,如果你不出手跟我一起攻破結界,明日之後青丘的一切輪都輪不到你我染指了。”

涇河龍王毫不猶豫,大喊一聲:“好!”

遂即化作一條百丈巨龍,直飛向結界,伸出巨大的龍爪一抓而下,結界一陣劇烈的晃動。

而夜凱大吼一聲:“衝陣!”

身後的上萬狼族,全部變化成巨狼,衝上前去,夜凱也化成一隻巨大無比的銀狼,衝向了結界,一時間,結界忽明忽暗,劇烈的晃動,眼見就要破裂開來。

片刻之後,隨着一聲巨響:“咔嚓!”

結界開始裂開一條巨大無比的縫隙。

聲音傳到了鏡月湖,數千青丘戰士回頭看向結界,臉上都顯現出憤慨和擔憂的神色。

而此刻月光舞也進行到了最後的階段,狐不歸、塗山雪、花玲身上的月華真氣凝聚到了極致,如同銀色光影一般凝聚在三人的周圍。

不過當塗山雪和花玲聽到那結界破裂的聲音傳來,她們的舞蹈突然一陣卡頓,那月華光圈突然一陣晃動。

月魅連忙大聲提醒:“小雪、玲玲,專注。”

兩人只好再次靜下心來,讓月華光圈再度穩定下來。

兩位狐族長老互相一點頭,帶着上千青丘狐族戰士,離開鏡月湖,往結界方向飛去,他們想要爲全族撤離爭取時間。

塗山瑤看着他們去的方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而其他的狐族依然吟唱這古老的拜月咒語,虔誠的拜月。

狐不歸的月華光圈中,最後一絲血脈從身體中抽出,在月華光圈中得到淨化,然後又重新進入了他的身體之中,突然他身體後,閃現處一道劇烈的光影,最後一條狐尾出現了,與其他八條狐尾一樣舞動着,一股極爲強烈的氣息降臨在他的身上,狐不歸終於成就了九尾狐王的修爲。

而此刻天空中出現了異向,一封虛幻卷軸從月宮而降,環繞在他的身體周圍,然後融進他的身體之中,九條巨大的狐尾都閃現這那封卷軸上的咒語。

月魅滿意的一笑,喃喃說道:“天賦神通九尾封妖,每一根狐尾都可以封印一個妖神,威力無窮。”

狐不歸降落在篝火旁,對塗山瑤跪下行禮道:“師母,我先去一步,保護青丘!”

塗山瑤點點頭,狐不歸化作一道流光往結界方向而去。

而狐不歸剛離去不久,塗山雪也完成了最後一次血脈轉化,她的第九條狐尾也進化完成,塗山雪身上也出現了強烈的狐王氣息,但是除了狐族大妖氣息,居然還有一半的太陰神靈氣息,這是一種太陰誕生之時的神靈氣息,因爲塗山雪本身有一半神族血脈,所以此刻塗山雪的狐尾在銀白月華之上,又多了一層神明金光環繞,顯得十分聖潔。

此刻空中又有異向發生,一對虛幻月光明珠從月宮方向飛落下來,落在塗山雪面前,然後融入了塗山雪的雙眼之中,塗山雪藍色的瞳孔四周,突然多了一層銀白色的光芒。

月魅欣慰的笑了:“那是太陰之眼,從此之後天下一切結界、陣法、術法,都攔不住她,破幻、破妄、破界,一眼千年。”

塗山雪落在地上,擡頭看着自己的母親說道:“母親,我去幫不歸哥哥!”

塗山瑤點點頭,塗山瑤也化作一道流光往結界而去。

很快花玲也完成了最後的覺醒,這次從月宮幻化而降落的是一顆巨大的銀白色心臟,那顆心臟融入到了花玲的胸腔之中,發出一陣陣柔和但是充滿生命力的跳動聲。

月魅開懷的大笑:“那是太陰之心,擁有強大的生命力和修復能力,她可以用這顆心臟的力量爲自己和身邊的人恢復生命力,並且修復法寶和陣法,擁有了它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了。”

月魅沒有想到三個孩子覺醒的居然是如此強大的天賦神通。

花玲跪下拜別:“母親,月魅姑姑,玲玲也要去幫忙了!”

“玲玲,你等等!”

月魅將其攔了下來,月魅對她說道:

“玲玲,你覺醒的是天下最強大的修復能力,這種修復能力不僅僅救人的命,也可以用來修復結界陣法,如此狐族可以轉危爲安了。”

花玲連忙說道:“月魅師父,我應該怎麼做。”

月魅說道:“跟我來!”

……

結界邊境,此刻結界近乎奔潰的邊緣, 全部青丘的戰士飛向結界,而留下的狐族老弱隨時準備撤離。

第一個趕到結界的是狐不歸,他身後是兩位長老率領的上千狐族的戰士。

狐不歸回頭衝身後的狐族勇士大聲說道:“結界快破了,你們守在結界內,我去越界外禦敵,儘量不讓他們進入青丘半步。”

兩位長老上前提醒:“不歸,你要小心!”

狐不歸點點頭,正準備衝出結界,只聽到身後塗山雪呼喚他:“不歸哥哥,我跟你一起去。”

狐不歸回頭笑道:“小雪,你沒有禁制玉牌,我沒有辦法帶你出去。”

塗山雪落在狐不歸旁邊,忽閃着眨了眨眼睛,只見眼中一道銀白色的光閃過,塗山雪笑道:“我的天賦神通,太陰之眼,從此天底下沒有能攔住我的結界了。”

狐不歸伸出大拇指,笑着點點頭:“好,我們一起殺出去!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兩人大笑一聲,一起衝出了結界。

第十一章    番外(講故事)

“小雪姐姐,後來呢,夜狼族打跑了嗎?”

“自然打跑了,你看我們青丘如今多自由自在。”

“小雪姐姐,你還是把故事說完吧,你和不歸哥哥是如何打跑了夜狼族的,還有花玲姐姐是如何修復了結界的,還有,還有,我們青丘真的一百年後就要重回三界了嗎?”

一羣孩子圍着塗山雪聽故事,一個個問題問個不停。

塗山雪用自己的九條狐尾環繞着身邊十幾個孩子們,讓他們草甸上靠的舒服一些。

“你們知道不歸哥哥的天賦神通是九尾封妖對吧,那只叫做夜凱的狼族妖王就成了你們不歸哥哥封印的第一只妖王了,要不是涇河龍王見狀不妙逃的快,估計第二個被封印的就是他了。”

“至於那些法師嘛,他們的法術都被小雪姐姐的太陰之眼一眼識破拉,所以都打的落荒而逃的,至於那些狼族的雜兵嘛,自然都是砍瓜切菜了。”

孩子聽的高興,一個個拍着小手直笑:“不歸哥哥和小雪姐姐真厲害,對了花玲姐姐如何修復的結界?”

塗山雪笑了笑,指着不遠處一處高大的石頭,花玲正坐在石頭頂部發呆呢!

“這個小雪姐姐沒有親自看到,你們可能要去問玲玲姐姐!”

孩子又都飛奔着跑到了石頭下面,可是石頭太高了,孩子們都上不去,孩子就在下面呼喊:“玲玲姐姐,你是怎麼修補好結界的,我們要聽你說故事。”

花玲此刻正看着問竹居笑着發呆呢,完全聽不見孩子們的聲音,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塗山雪走過去,跟孩子們說道:“孩子們,你們都先回去修行吧,等你們長大了也可以舉行月光舞儀式,覺醒你們的天賦神通,一定是比姐姐們更厲害的天賦神通。”

“好的,我想要小雪姐姐的太陰之眼。”

“我覺得還是不歸哥哥的九尾封妖更酷一些。”

“太陰之心才厲害呢!”

……

孩子們討論着那個天賦神通更厲害,歡笑着離開了。

塗山雪飛上巨石,悄悄坐到花玲身邊 。

“玲玲,你在想些什麼?”

“母親說我不修行到九尾,不讓我去三界探險,可是你和不歸哥哥不久就要去三界了!”

“花玲也想去嗎?”

“當然想啊。”

“那你得去求一下不歸師兄了,看他帶不帶你去了!”

“這個主意不錯,我現在就去找他!”

說完花玲就從大石頭上跳了下來,衝着問竹居大喊:

“不歸哥哥,玲玲要跟你和小雪姐姐一起去三界探險,不許丟下我!“

不遠處得狐好像聽到了什麼,回頭看向塗山雪和花玲,笑着衝兩人喊道:

“好!我們一起去!”

……

-本文完-

寫在結尾的寄語

戳這裏,爲小美充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