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口紅一哥”李佳琦在直播時,也說了自己是《歌手》的粉絲,還強烈安利了華晨宇。

他說他把華晨宇在《歌手》中演唱《寒鴉少年》的那個片段來來回回看了10遍,唱的真的太好了,舞臺表現也是絕了。

可在最新一期節目中,魔王華晨宇迎來了一位奇襲對手——Lexie劉柏辛。

這個女孩,讓李佳琦放棄支持偶像華晨宇,而去給偶像的競爭對手打call!

原因竟然是——/#劉柏辛是李佳琦的堂妹/#

被這層關係驚呆的你們,一定錯過了兄妹倆的這場直播。

李佳琦和劉柏辛, 一個姓李一個姓劉,怎麼“堂”到一起的?

直播中,李佳琦解釋道他們的爸爸是親兄弟,只是一個跟了爺爺姓,一個跟了奶奶姓。

知道了這個真相,居然還有人問: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李佳琦又恨又好笑回答:“我們是怎麼認識的?我們是親戚!我們在家裏認識的!”

李佳琦與堂妹劉柏辛直播

直播時,李佳琦也幫妹妹推了新歌,妹妹劉柏辛說:“當了個哥哥二十年,怎麼都沒用上這個哥哥呢?”

◆  ◆  ◆  ◆  ◆  ◆

雖然堂哥李佳琦現在是國內頂流,但堂妹劉柏辛其實出名比李佳琦早多了。

1998年才出生的劉柏辛,四歲學跳舞,六歲學彈鋼琴。

十一二歲的時候,她迷上了歐美流行文化,最嚮往的是像美劇《歌舞青春》、《緋聞女孩》裏那樣的生活。她初中就開始在唱吧上翻唱歐美流行歌,總是在排行榜上。

Lady Gaga、Lana Del Rey 、Rihanna 是她聽的最多的音樂人,也不難發現從劉柏辛現在的作品和造型上都能感受到riri的影子。

長大一點,韓流突然襲來,身邊的同學朋友都開始追K-pop。

17歲的她,還去韓國參加了《K-pop Star第五季》,不過那時她用的是本名“劉昱妤”,臉也沒有現在這麼歐美範兒。

比賽中,她與一羣韓國本土rapper 相互battle,最終獲得Top4的好成績。才17歲的她,也是爲國爭光了。

當YG想簽下她時,她選擇了拒絕。因爲比起做練習生養成模式成爲idol,她更想當一個獨立音樂人,寫自己想表達的東西。

拒絕了YG,劉柏辛決定出國留學,去從小嚮往的《緋聞女孩》和《欲望都市》的世界看看。

後來?我想大家都熟悉了,劉柏辛參加了2018年《中國新說唱》,最後獲得了第四名。

其實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女rapper在說唱圈都屬於“弱勢”羣體。

在國內最頂級流量的女rapper,都過得這麼不容易,就更別說剛起步的新生代女rapper了。

你們都能猜到誰是誰嗎?

好不容易堅持到決賽,獲得第四名,但劉柏辛被黑慘了。

不少人說她沒有到《新說唱》4強的地步,風格更偏R&B,她也自黑自己只是偶爾說唱,甚至自嘲連說唱都不算,只能算唱說。

但Lexie憑藉其唱跳slay的颱風和chill又前衛的音樂風格還是收穫了不少粉絲。

2019年,Apple Music「2019年度最佳100首歌曲榜」,劉柏辛Lexie是唯一一位同時躋身中國地區榜單和美國地區榜單的華人音樂人。

◆  ◆  ◆  ◆  ◆  ◆

《歌手2020》,劉柏辛奇襲的在音樂上“不瘋魔、不成活”的華晨宇,儘管華晨宇一直被很多人黑的挺厲害的。

U1S1,就前兩期節目的表現來看,確實可以說是本季大魔王。

劉柏辛奇襲華晨宇,這種硬剛的勇氣真的讓人感到了一絲害怕。就連華晨宇本人都說:“我沒有想到。”

 

而且劉柏辛也沒有選擇大衆喜愛的“安全歌”,反而選擇了一首純正電音+賽博朋克風的歌曲——《Manta》。

劉柏辛唱功紮實,嗓音也偏歐美,整首歌的神祕,迷幻的氛圍烘托得非常到位,就像一隻魔鬼魚在大海里自由的穿梭。

整首歌在旋律上,讓人感到這是一首來自2020年的音樂。

這首歌出自劉柏辛去年12月發佈的新專輯《無限意識 meta ego》。代表着是一個異類,但又代表着自由與可能性。

她本人包攬了整張專輯的詞曲、設計了概念,專輯做得像一本科幻小說,或者一部賽博朋克電影。

小衆還是孤獨的,結局有些悲慘,劉柏辛最終大比分輸給華晨宇,大衆評審給出的票差是90:409。

這樣的歌兩極分化挺明顯的,有一部人覺得好聽有意義,剩下一部分人覺得“這是啥玩意兒”

但不論如何,劉柏辛的表演還是征服了很多觀衆,有人說“劉柏辛才是奇襲的正確姿勢”。

網友對她的評價最多的就是:“酷”/“Slay”。

連樂評人耳帝給她這樣的評價:“這首歌是《歌手》舞臺上有史以來曲風與氣質最‘新’、最接近國際潮流化的歌曲”。

◆  ◆  ◆  ◆  ◆  ◆

所以,儘管劉柏辛輸掉了與華晨宇的這場Battle,但她依然贏得了來自大衆的Respect。

勝負還重要嗎?劉柏辛才22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