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雜誌之旅推送的第1067篇文章

文丨予青

很多人都說,2月16日是這次新冠疫情的重要轉折點。

因爲在這一天裏,死亡患者的首次病理學解剖工作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順利開展。

圖片來源:網絡

徵得家屬同意之後,兩位新冠肺炎病人的遺體被緩緩推進病理解剖室。

負責解剖的同濟醫學院法醫學教授劉良,與他的同事面對着“帶毒”的遺體,冒着感染的風險連續奮戰10個小時,最終完成了這個意義非凡的任務。

毫不誇張地說,這一刻,全國的醫護工作者已經等了太久。

*01*

消息傳開後,我的身邊有很多人疑惑:爲什麼人們會如此看重這次解剖?

畢竟,在舉國抗疫的浪潮下,在各種或感人、或憤怒、或悲傷的故事裏,它顯得那麼不起眼。

沒有“胖妞”運-20呼嘯升空的震撼,也沒有醫護人員含淚斷髮的感動。

然而正是在這氣氛平靜甚至有些壓抑的解剖臺上,人類正準備着對病毒的“致命一擊”。

圖片來源:網絡

原因很簡單:這兩位逝者的身體中,隱藏着破解疾病的鑰匙。

新冠病毒的狡猾程度,在過去的近一個月中我們已經深有體會。

“超長潛伏期”、病程早期沒有特別明顯的標誌性症狀、多樣化的傳播途徑、能夠讓病情快速惡化的“炎症爆發”、無症狀但有傳染性的患者......

這些特徵給防控與治療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對於疫情防控而言,最可怕的事情不是疾病致命性高,而是我們對病原體一無所知。

病理解剖的重要性就在於此。

有人說,病理學是“醫學中的醫學”,是放眼未來的醫學。

它無法令逝者起死回生,但是它卻能挽救千千萬萬後來病患的生命。

劉良說:

“通過病理解剖與分析,我們可以清楚地瞭解病毒在人體的分佈狀態,哪些器官、組織、細胞受到的損害最多,“敵人”的弱點在哪,它又是怎樣損害我們的。”

而這一切信息,都將成爲未來治療與防控的重要依據。

*02*

2月18日,當鍾南山院士談到解剖問題時提到:

“在17號進行的解剖過程中發現,患者的肺部病理改變與之前預想的不同。”

醫生發現,患者的肺並沒有出現如同SARS病人一樣的纖維化改變,而更多的是炎症反應與粘液,病竈中“有一部分肺泡還在”。

圖片來源:網絡

在病理報告出來之前,僅僅憑藉肉眼所見,人們就已經可以從遺體上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

鍾南山說:“這提醒我們應該重視患者的通氣,雖然很多患者都反映‘痰不多’,但是因爲患者肺部有黏性很強的粘液,能夠阻礙呼吸。”

可以預見,當詳細的病理報告出爐,我們對新冠病毒必將會有一個更明確、更客觀的認識。

我們的醫護人員就能從死神手中搶回更多的生命。

因此,那兩名患者以燃盡自己最後的燈火爲代價,爲我們點亮了希望。

這種“舍小家、爲大家”的壯舉,值得我們所有人欽佩。

在新聞下方,無數網友向患者以及家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人終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

圖片來源:網絡

我相信,對於鮮活生命的離去,每個人都深感悲痛。

但是我們同樣很高興,有人能勇敢地站出來,爲另外的生命保駕護航。

你們,值得被銘記!

不過,網絡上依舊出現了很多不同的聲音,其中人們最困惑的問題就是:

“爲什麼從疫情開始到現在過去了這麼長時間,才有第一例病例解剖呢?

“爲什麼當初第一例死亡患者沒有接受解剖呢?”

一些人甚至開始在網絡上攻擊患者、攻擊家屬,彷彿他們才是讓病毒擴散的元兇。

說實話,他們做得太過火了。

其實我們都明白,那些對患者與家屬大加鞭撻的人,無非是覺得解剖來得太遲了。

在他們看來,“如果能早點解剖,那麼就不會死那麼多人了”。

不過,事實真的只有想象的那麼簡單嗎?

抗擊疫情的戰役,可不是動動嘴皮子就能解決的事情。

*03*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裏,死亡是一個恐怖而又禁忌的話題,屍體是不吉利的存在。

而我們的殯葬習俗講究“入土爲安”,切割、損傷屍體的完整性至今依然是多數老一輩人眼中的“大忌”。

“他(她)都已經走了,爲什麼還要這樣折磨他(她)?”

而就算是年輕一代人,也僅僅只有極少數人能夠坦然面對屍體。

因此在一個信奉“死者爲大”的國度裏,病理解剖不是一個單純的醫學流程,而是複雜的倫理、社會難題。

經過患者家屬同意後才開始解剖,就是尊重生命,就是尊重親情。

圖片來源:網絡

無論是在影視作品還是在現實中,我們大都看到過或者體驗過生離死別的場面。

那真的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痛苦。

對親人的懷念、對死亡的恐懼以及對奇蹟的幻想與僥倖,讓人們在短時間內難以接受親人的離去。

在我們眼中,就算變成了屍體,親人也終究是親人。

它不僅僅是一團失去生命活力的有機物!

談起遺體捐獻,我們都認爲這是一件光榮而偉大的事情。

每當出現類似“拒絕屍檢”、“拒絕遺體捐獻”的事件時,決策者總會受到來自社會的道德譴責。

可是,當我們真正需要作出抉擇的時候,是否還能這麼堅定呢?

當親人逝去,親屬陷入悲痛與崩潰中時,又有多少人能夠存有奉獻的想法呢?

讓人類時刻保持理智,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我想,那兩位患者的家屬一定也面臨過猶豫、痛苦和悲傷。

當他們落筆簽字之前,也一定經歷過漫長的思想鬥爭。

光是能做到這一點,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因此我們首先應該意識到,有人同意捐獻就是一件好事!

*04*

同時,遺體解剖並不是一件小事,它的執行同樣需要一系列科學的流程。

沒有相關許可,沒有經過親屬同意,沒有符合要求的條件,我們該拿什麼來保證解剖的正規性、合法性與安全性?

一位知乎上的醫生網友發帖稱,像新冠病毒這樣級別的感染,必須要有專門的生物安全保護三級(BSL 3)的屍體解剖實驗室。

我們理解一些人想要快點戰勝疫情的急切心情。

但是科學是嚴肅的,也是不容馬虎的。

作爲普通的民衆,我們最需要的就是對醫護人員、對醫療專家的信任!

沒有了他們,誰來守護我們的健康和生命?

如今,湖北省外的感染病例已經出現了16連降,治愈率、重症率等指標也在逐步好轉,一切跡象都在表明,在大家的努力下,我們離勝利不遠了。

這正如基辛格說的那樣:

中國總是被勇敢的人保護得很好。

最後,讓我們再一次向仍在奮戰的“逆行者”們致敬,向那些無私奉獻的患者與家屬致敬!

點擊圖片,查看往期精彩

點“在看”給我一朵小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