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作爲第九藝術,被玩家們捧上神壇。在遊戲構架劇情的時候,它一樣也能跟小說,電影這樣的形式一樣具備藝術元素,所以我們就容易被劇情所感動。好的遊戲總會帶給玩家很多的深思,甚至思考遊戲之外的內容。今天(2月17日),小編就給大家盤點一下能夠給玩家帶來震撼瞬間的幾個遊戲。

《量子破碎》

這一款第三人稱動作射擊遊戲,故事設置在Riverport大學城,玩家將控制傑克·喬伊斯和保羅·瑟蘭尼。這兩人原本是普通人,但在一次導致時間裂縫的意外中,他們獲得了操縱時間的超能力。作爲一款基於物理概念的科幻遊戲,除了虛構的情節外,遊戲大部分設定都遵循真實性,玩家的每一個選擇都影響的劇情的走向,畫質精緻,真人劇情,堪比好萊塢大片。

《奇異人生》

這是一款敘事冒險遊戲,同樣獲獎無數。遊戲講述的是在美國俄勒岡州,一座名叫阿卡迪亞灣的小鎮,離開家鄉5年的高中生Max Caulfield回到了小鎮,然後與兒時的好友Chloe Price一起探尋同學神祕失蹤的真相。最好結局十分感人,看哭了不少玩家。

《使命召喚4:現代戰爭》

這是一款劇情震撼,讓人久久回味的射擊類遊戲,故事代入感極強,給人一種在看好萊塢大片的既視感。講的是傳奇部隊141特遣隊的故事。劇情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充分展示了人性的狡詐和虛僞,最後揭露的幕後大反派也令人出乎意料難以置信。

《去月球》

《去月球》雖然是一款只有幾個小時流程的微型像素風遊戲,但是卻憑藉着精美細膩的演出效果和感人肺腑的故事劇情而獲得了無數好評,與其說是有遊戲,不如說是一款令人驚豔的視覺小說。故事講述了兩名醫生準備爲垂死的老人實現臨終前的願望——去月球,雖然老人早已忘記了去月球的理由,但是我們在遊戲中隨着一些重要物品的出現,將見證老人一生中的許多重要時刻,並解開它過去的祕密,以不一樣的方式像玩家們講述了一場唯美的愛情故事。

《心靈殺手》

這是一款驚悚風格動作類遊戲,被稱爲揉合了“心理驚悚電影的靈魂”和“劇集式動作遊戲的軀體”的作品。故事的設定在一座虛構山間小鎮,講述了小說家爲拯救妻子和和使用鐵錘、小刀、鐵鏟、電鋸等武器的殺手“黑色俘虜”戰鬥的故事。劇情敘述、遊戲步調和氣氛等方面非常傑出,許多玩家表示曾被這款遊戲嚇到。

《巫師3:狂獵》

《巫師3:狂獵》是一款由波蘭著名小說改編而來做角色扮演類單機遊戲,是巫師系列作品的第三部,精彩的原著小說賦予了遊戲真實的人物設定和扣人心弦的故事劇情,除此之外,遊戲還擁有龐大的無縫銜接的世界地圖,並採取非線性的任務模式和劇情設定,玩家們將在遊戲中做出多種選擇,而這些選擇也都將影響到故事的最終結局,遊戲裏的一切都將由玩家們自己演繹。

《底特律:變人》

“如果當人工智能有了自己的智慧和靈魂,這個世界將何去何從?”這是近年來人們一直在討論的問題,而《底特律:變人》就像我們講述了一個這樣的故事,主角卡拉是一個爲人類服務的家政型機器人,但是卻發生了異常擁有了感情,她將與其餘有感情的機器人一起探索關於人的定義。我們家在遊戲中扮演三名仿生人主角,再一個個選擇中決定他們將會成爲什麼樣的人,並見證當機器人擁有感情後,這個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

《羞辱》

我們知道,羞辱的故事講述的是主角父輩所處的年代,玩家所扮演的過去的主角想盡辦法與年輕的帝國作鬥爭。年輕的主角科沃爾的父親在當時就失蹤了,在當時那個亂世,想要保全自己很不容易,雖然他只是衆多可憐的人之一,但是對於科沃爾來說,這是他很難癒合的傷口。

在主角一次又一次的完成任務,探尋自己的過去之後,越來越明白,與其說是殺死別人完成任務,不如是在拯救另外一羣人。在揭開真相之後,科沃爾最終成功的幫助艾美奪回王位。此時,科沃爾的人生意義再次得到昇華,他才明白,與其說是在奪回什麼,不如說是一直在守護着什麼。只要艾美被回覆的往回能夠長久存留下去,那麼過去的羞辱就不算羞辱,科沃爾和艾美都獲得了真正的自由。

《生化奇兵》

《生化奇兵》描繪了一場悲劇,安德魯作爲BOSS,是遊戲的主角,是整個故事的起源人物。在玩家輾轉多處並最終戰勝他的時候,我們才發現,他並沒有爲自己的過往而逃避。

作爲一個悲情BOSS,安德魯非常講原則,雖然我們對他的有些做法缺乏認可,或者說其中一些明顯有損道德,但是他確實做了很多的自我犧牲。他也曾經活在很多的無奈當中,但是他一直選擇了面對,直到我們接觸他並瞭解他的過去和想法,才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人,只是因爲命運,他不得不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最終釀造了他的悲劇。或許玩家覺得他根本就是個惡棍,但他畢竟走出了自己的活法,實在是令人可嘆。

《合金裝備》系列

《合金裝備》的故事包含了冷戰、傭兵戰爭、核威懾、人工智能和文化傳承等等以往遊戲極少涉及的深刻主題。它的劇情之宏大,寓意之深刻,想要用幾句話去概括是不可能的。

如果說時間跨度長達20年的大首領三部曲《食蛇者》、《和平行者》、《幻痛》探討的是核威懾與和平的真正含義的話,那麼以固蛇爲核心人物的三部曲《潛龍諜影》、《自由之子》、《愛國者之槍》所討論的就更多的是信息控制與人類文化的傳承問題。

戰爭與和平,是人類藝術作品永恆的主題,當然遊戲也不例外。以戰爭爲主題的遊戲數不勝數,但絕大部分作品仍然以努力渲染戰鬥的快感爲首要目的,也就是努力讓玩家打得爽。真正能夠深入探討戰爭本質的作品極爲罕見,而《潛龍諜影》系列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戰神4》

多年的等待,《戰神》以及我們的主角奎託斯終於在千呼萬喚中即將來到我們的面前!從年少輕狂、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到成熟穩重、矛盾掙扎的大叔,無論是哪個時代的奎爺都散發着無窮的魅力。

這一代《戰神》的主題是“父與子”,在這部遊戲中,奎託斯是一位父親,一位戰士,同時也是一隻怪獸,不僅在戰場上勇猛戰鬥,關於如何對待兒子也會有內心鬥爭。

《勇敢的心:世界大戰》

《勇敢的心:世界大戰》是育碧在2014年推出的一款獨立遊戲,是爲了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00週年而製作的。遊戲通過四個平凡人物的視角,用一種獨特的方式向我們展示了第一次世界大戰,

勇敢的心是一個戰爭主題的遊戲,但它卻給我們講了一個反戰的故事。遊戲中通過家人之間書信聯繫的方式進行轉場,把故事串聯在了一起。

遊戲的結局有點出人意料,埃米爾沒有死在敵人手中,卻在戰爭勝利前夕,因爲不想犧牲士兵的性命,將督戰軍官打死而被判處槍決,這位戰功赫赫的英雄在通往刑場的路途中,一個個朋友、親人的人影出現又消失,他的戰友向他行軍禮,再配上旁白低沉沙啞的聲音,畫面實在是催人淚下。

《尼爾:機械紀元》

《尼爾:機械紀元》的畫面也好,開放世界也好,白金製作的動作戲也好,都不是這部遊戲的重點。《尼爾:機械紀元》的核心就在於它的劇情。橫尾太郎探究人性、自我的劇本大幅昇華了這部作品的內在。

劇情裏絕望氣息十足的外在氛圍與尋求愛與自我的潛在主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主角們身爲機器卻萌發人類情感的內心掙扎、多方關係衝突表現得淋漓盡致。多周目多視點的敘事手法不落俗套,讓玩家在伴隨三位主角成長的同時體味她們從機器變成“人”的微妙情感,同時一步步揭開世界的真相,加深了玩家的代入感。

《旺達與巨像》

在收起最後戰鬥的劍之後,旺達結束了這個殘酷的戰鬥,在一個一個擊倒那十六個巨像之後,他認爲終於可以拯救神祕的女孩,起碼這是一個有希望的故事,

只是,每一個巨像的倒下,都會恢復那個滅世大魔王的一部分力量,旺達的頭髮就會變得更黑,也意味着黑暗的力量越來越多。在他幹掉最後一個巨像的時候,旺達已經發現他被魔王控制,但是身體已經不屬於他自己了,他被魔王欺騙了。

那些被他擊倒的巨像都在重建魔王的力量,而最後旺達雖然拯救了公主,但是他也成爲魔王復活的容器,村長發現的這個慘劇,只能無奈的把旺達與魔王一起封印起來,封印結束了,旺達與魔王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個小嬰兒。遊戲結束的時候也沒有留下這個拯救公主的旺達,而且拯救也並不一定都是美好的未來,雖然留下了希望,但是代價過於昂貴。

《美國末日》

在遊戲的開場,喬爾就失去了他的女兒,從開場到這一幕,我們和他女兒也相處了30分鐘,卻能體會到喬爾和他女兒之間的點點滴滴,在面臨生死決別的時候,那種感覺是很難說的。

劇情交代了20年後,老了很多的喬爾,劇情沒有直接交代他是否還在想念女兒。或許在終於從殭屍羣中逃離出來,卻被警察受命擊殺的畫面實在是太過悲傷了吧,在往後的劇情,也從來沒有任何一個鏡頭是喬爾在回憶女兒。但是,隨着和喬爾女兒同齡的艾莉的出現,以及湯米隨後把他女兒照片給他的時候,喬爾第一時間並沒有陷入回憶,或許是因爲太難以接受,他選擇了拒絕拿下這張照片。

隨着劇情的推進,他和艾莉經歷了很多,而艾莉再次把他女兒的照片拿出來的時候,喬爾終於釋然了。他說,如果我女兒還在的話,你們一定能成爲很好的朋友。

從喬爾的避而不提到主題提起,他的內心一定也經歷了很多,而我在玩到這一幕的時候,也開始同情這位外剛內柔的大叔所經歷的滄桑了。他們是最後的生還者,他們也應該是人類的希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