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結束後,你最想見的人是誰?

疫情讓無數對戀人被迫分隔兩地,許多想要在2020.02.02這一天領證的新人也不得不取消了計劃。

這樣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也讓人們感到世事無常,平淡相守是多麼地可貴。

然而也有這樣一羣人,“舍小家,顧大家”,離開愛人奔赴疫情前線,取消婚約延遲婚禮,守護着千萬人的幸福。

**01**

1月28日,四川第二批醫療隊150名醫護人員前往武漢支援。

送別現場,一位男士站在大巴車外向坐在車裏面的醫務人員妻子趙英明哽咽喊話:

“趙英明,平安回來,一年家務我包了!”

而妻子聽到丈夫喊話以後,也偷偷地轉過身去抹眼淚。

 

**02**

1月26日,河南省醫療隊出征武漢,送別現場,徐國良對着車上的老婆大喊:“王月華,我愛你啊!”隨後便泣不成聲。

說起送別現場流淚的事情,徐國良自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當時確實忍不住了,我忍了一天,也不敢告訴老人。月華的身體不是很好,集合那天早上我去給她送藥,那一刻,我特別難受。月華就是一名非常普通的醫務人員,這事應該我衝上去,但我們分屬兩家醫院,我代替不了她。”

“現在我們醫院已經開始第二梯隊報名了,我雖然是外科大夫,但我也報名了。

 

 

這些醫護人員出發前,爲了方便工作,甘願剪去那一頭長髮,試問那個女孩子不愛美呢,但爲了方便穿防護服救治患者,爲了戰勝疫情,她們甘願變“醜”! 

12小時不喝水不上廁所,只爲提高工作效率,感恩有您。

而這些醫護人員的另一半也是很值得敬佩,在她們沒日沒夜在一線奮鬥時,男人們則負責照顧好家庭,孩子、父母,等着她們回來,甚至還會來點小浪漫。

**03**

2月9日,原本是河南省直第三人民醫院支援武漢醫療隊隊員劉光耀和喬冰訂婚的日子。因發生疫情,兩人第一時間報名支援武漢,將訂婚日期推遲。

但當這一天來臨時劉光耀還是履行承諾,自制回形針戒指向喬冰求婚。

**04**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四醫院,護士陳穎在疫情爆發後推遲了自己的婚期,奔赴抗“疫”一線戰場。

在隔離病房一呆就是10幾個小時,因爲長時間戴着防護用具,臉上有了深深淺淺的壓痕,頭髮也被帽子壓的變了形。

連日奮戰11天后,終於見到自己的男朋友,卻只能隔着玻璃。

兩人約定好了,疫情結束就去領證。

**05**

2月2日,四川成都。郫都區人民醫院隔離病房內的醫生張仕華隔着玻璃,用紙筆給未婚妻留字:今天我欠你一個婚約,今生我將用一生去守護。

就在幾天前,張仕華的一條微信留言刷爆了醫務人員的朋友圈,“記得上次尿褲子,還是二十多年前……”

因爲疫情防控需要,他每天都得穿上全套防護服。爲了避免上廁所,在工作期間,他極少喝水。爲了不浪費每一套防護服,他給自己用上了尿不溼。

**06**

2月4日,紹興市人民醫院。護士徐小奇推着小車去給病患送藥,途中遇到一大高個,徐小奇總覺得眼熟,便問:“請問,你是陳炳嗎?”

陳炳聽見對面的人說話,遲疑了一下:“小奇?”徐小奇點點頭。

知道是自己的妻子,陳炳張開雙手,給了妻子一個大大的擁抱。

一個擁抱後,他們沒說幾句話,徐小奇只是給丈夫檢查了一下防護裝備。“說實話,我有點擔心他,就又給他檢查了一下,男人畢竟會粗心一些。” 

然後,他們進了病房,一個給患者送飯,一個給患者拍片。在一起的時間也就那麼幾分鐘。

 

**07**

除了醫護人員,病房裏的愛情同樣也令人動容。

浙江杭州一家醫院,有兩位共同住院的患者。老奶奶住在老年病科,老爺爺是肺炎感染患者。

老奶奶每天給老爺爺寫一張紙條,並且送上他愛吃的水果。

“親愛的老伴:這兩天還好嗎!咱們很幸運,碰上好醫生好護士,精心治療和護理。現在主要是肺咳、痰多,這是多年的病了。很好配合治療會好的,我在13樓等你。加油!”

老爺爺也會回信,“老伴,你太累了,快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們再見”。

**08**

85歲的張爺爺和87歲的文奶奶先後因病住進了醫院,1月30日,當張爺爺得知文奶奶病重,對子女說:“這輩子,也許我再也見不到她了,我想見見她。”

在醫院的幫助下,爺爺來到奶奶牀前,緊緊握住老伴的手,一邊說着“我來了”。

而平時奶奶意識不清醒,全身無力。在子女想要拉走爺爺時,奶奶抓住了爺爺的牀把手。

當愛情遇上疫情,有人選擇離開,有人選擇堅守,更多的是普通人隔着山海向對方訴說思念。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或許,正是在這些山海相隔的日子裏,人們更懂得如何去愛。

—END—

今日話題

疫情面前,你和你愛的人見面了嗎?

(請直接在評論區留言)

來源:武漢晚報、錢江晚報、新華視點、大河報網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