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名利場藝術

出處| 名利場藝術(ID:wh2dian)

英國演員通常有着屬於英國人獨有的“英式魅力”。

無論是傑瑞米·艾恩斯,裘·德洛,蒂爾達·斯文頓,還是前段時間大火的《倫敦生活》女主角菲比·沃勒-布裏奇。

他們的身上似乎都一種由內而外的書卷氣,充滿着濃濃的古典主義腔調之美。

傑瑞米·艾恩斯

裘·德洛

蒂爾達·斯文頓

菲比·沃勒-布裏奇

但今天的主角卻並非如此。

她就是夏洛特·蘭普林,上世紀40年代出生於倫敦的老牌演員。

雖然是英國人,但你卻很難從她的身上探尋到英國人的氣質。

也許是因爲她的法語太好,甚至說英文時還有着一股法國味兒。

也許是因爲她的電影總是不那麼“正經”,她喜歡挑戰一切難以琢磨的角色。

她的骨子裏總有着一份屬於法國人的憂鬱與不羈。

一雙狹長的貓眼與祖母綠的雙眸透露着慵懶與疏離的氣息。

最難得的是,在這個日新月異的演藝圈,新老演員的更替應接不暇。

能夠無懼歲月的變遷,一直保持着獨一無二的魅力的演員,少之又少。

而夏洛特·蘭普林卻能夠做到。

或許用藝術家來形容她更爲貼切,因爲她的每一部電影,都充滿創造力和挑戰性。

2019年2月14日,在德國柏林的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上。

73歲的夏洛特·蘭普林從柏林電影節主席手中接過終生成就獎的獎盃。

一頭銀髮,纖細的身軀,不凡的氣質。

鏡頭裏的她像女王一樣光鮮奪目,但在她清冷的五官之下又似乎藏着對榮譽的淡泊。

比起演戲本身,她總是對探索人性更感興趣。

無論是早期那部經典與爭議共存的《午夜守門人》中,與納粹軍官上演斯德哥爾摩式虐戀的露西亞;

還是在大島渚導演的《馬克斯,我的愛》中,與一隻大猩猩產生情愫的奇情之戀;

以及《泳池情殺案》中功成名就,內心卻複雜而矛盾的女性小說家莎拉和《45週年》裏,面對丈夫深陷與初戀情人的回憶漩渦而吃醋不安,焦慮困惑的婦人......

《午夜守門人》

《馬克斯,我的愛》

《泳池情殺案》

《45週年》

蘭普林對於觀衆和名利的態度,就如她的面容一樣,清冷,嚴肅,神祕,深邃。

這雖然不是最討喜的臉,但絕對是最有故事性的一張臉。

從上世紀以來,迷戀和欣賞她的名流很多,且都是響噹噹的人物。

伍迪·艾倫曾說過,他心目中理想的共進晚餐的同伴,是作家卡夫卡和英國女演員夏洛特·蘭普林。

後來,蘭普林便受邀出演了伍迪·艾倫的《星塵往事》,還被他稱爲心目中的“理想女人”。

蘭普林與伍迪·艾倫

日本設計師山本耀司,同樣視她爲繆斯。

在被問到“設計的時候有沒有具體的女性形象”時,山本耀司曾回答:

“臉微微轉向一邊,吸着煙,頭髮隨風飄起。不是日本女子。她用沙啞的嗓音說:'我呢,放棄了做女人。'這是我心中的繆斯。”

而蘭普林,無疑是這段描述中最有代入感的寫照之一。

山本耀司與蘭普林

蘭普林本人也對山本耀司情有獨鍾,幾乎每次出席重要場合,都身着山本耀司的服裝。

她曾說:“我與Yohji Yamamoto不期而遇,從此我不再需要其他時裝,它太特別了,就如一種信仰。”

1998年在Yohji yamamoto pour homme秀場上

夏洛特·蘭普林現身走秀

山本耀司的暗黑設計與蘭普林的喜好不謀而合。

作爲這樣一位獨立,迷人又似乎難以琢磨的老戲骨,她的人生也的的確確如小說一般精彩,如電影一般活色生香。

1946年,蘭普林出生於英國倫敦的一個富人家庭。

母親是當地一位製造業大亨的繼承人,父親是一名曾經在奧運會上贏得金牌的運動員。

最重要的是,蘭普林還擁有一個愛她的漂亮姐姐莎拉。

蘭普林(左)與姐姐的童年照片

雖然家庭條件優渥,但蘭普林卻始終保持一顆清醒的腦袋,她總是告訴自己:“不能沉溺在無謂的自我陶醉中”。

17歲時,因爲身材修長,長相嫵媚又有一絲絲的輕狂,她被挖掘成爲模特出道。

19歲時,蘭普林轉型做了演員,在電影《訣竅》中飾演一個小角色。

這部電影最終獲得了那一年的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提名。

電影中年輕迷人的蘭普林也被導演西爾維奧·納裏扎諾看中,出演電影《喬琪姑娘》。

在電影中飾演琳恩·雷德格瑞夫的享樂主義室友。

《訣竅》劇照

《喬琪姑娘》中20歲的蘭普林

60年代的英國,正是自由之聲覺醒,青年文化、消費文化、享樂主義和樂觀主義大行其道的“搖擺倫敦”時期。

而蘭普林飾演的角色正迎合了當時的社會氛圍,加上她那張精緻又冷酷的臉,讓這部電影大放異彩,拿到了4項奧斯卡提名。

出道即巔峯,這句話是對當時的蘭普林最真實的描述。

然而,命運卻並不希望她一帆風順。

蘭普林與姐姐莎拉一直親密無間,直到姐姐嫁給一位阿根廷男人後離開家鄉。

本以爲姐姐能夠收穫婚姻的幸福,卻沒想到,1967年,她從父親口中得知姐姐患上產後抑鬱症,舉槍自殺的消息。

莎拉與蘭普林(右)

巨大的悲傷令21的蘭普林深陷抑鬱。

同時,知道女兒去世的母親也因爲悲痛而精神衰竭,患上了中風,時常需要人照顧。

爲了讓母親不那麼痛苦,蘭普林告訴她,姐姐是因爲腦溢血去世,隱瞞了真相。

然而,她自己卻久久未能從這件事的悲痛中走出來。

蘭普林與父母

沉寂了兩年後,蘭普林重新開始拍戲。

她不再對年輕漂亮的花瓶式角色感興趣,而是希望能夠探索人性最深層次的維度。

比如1969的《納粹狂魔》、1971年的《她是個娼妓》、1972年的《精神病院》、1974的《午夜守門人》以及1986年的《馬克斯,我的愛》。

《她是個娼妓》

《納粹狂魔》

《馬克斯,我的愛》

與此同時,她的情感經歷也同樣坎坷。 

1972年,她與新西蘭演員兼廣告人Barnaby Southcombe結婚,並育有一子。但這段婚姻只維持了四年就結束了。

1978年,她在一次派對上認識了法國電子樂大師讓·米歇爾·雅爾,兩人迅速墜入愛河,很快就登記結婚。

讓·米歇爾·雅爾的名字,如今或許不再陌生。

她就是鞏俐的現任老公,也是不折不扣的情場浪子,女神收割機。

婚後的蘭普林與雅爾,住在巴黎的豪宅裏。

一個是才華橫溢的作曲家,一個是魅力四射的英倫玫瑰,外人看來十分甜蜜登對。

然而,兩人的婚姻在維持了20年後的某一天,蘭普林竟然從娛樂小報上得知自己的丈夫與祕書明目張膽地搞在了一起。

這樣的羞愧與憤怒不言而喻,當下,她就決定與丈夫離婚。

離婚後的蘭普林患上了抑鬱症。整個90年代,她的演藝生涯一度停滯。

其實,或許從姐姐的離世開始,她就無法再真誠地面對生命,加上母親的病情,丈夫的不忠......

直到2000年,她才與法國導演歐容合作出演了電影《沙之下》。

飾演一名失去丈夫卻久久無法接受真相,甚至陷入幻覺的大學教授。

《沙之下》海報

這部電影的題材與蘭普林的經歷多多少少有些相似,愛人,親人,死亡,迷失,時光的流逝......

蘭普林在這部電影中的表演,細流暗涌,真摯又令人信服。

或許在創造這個角色的過程中,她已經得到了心靈的昇華,角色與她本人,已經無法分離。

《沙之下》劇照

2003年,她再次與歐容合作,出演《泳池情殺案》。

這一次,她主動提出要將電影中飾演的角色名字改爲姐姐的名字莎拉。

時至今日,她才真正意義上地想要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來正視姐姐離開的這個事實。

《泳池情殺案》

也是這一年,她將姐姐自殺的真相告訴了母親。

這部電影讓她獲得了歐洲電影獎的最佳女演員獎。

但或許,對於那時的蘭普林來說,最值得慶祝的,是釋然,是解脫,是新生。

此時的她,內心已經足夠強大,足夠面對人生中所有的不安與困惑。

而這些,直到2011年,在她的個人紀錄片《目光:走進夏洛特·蘭普林》裏,才被公之於衆。

《目光:走進夏洛特·蘭普林》

在紀錄片裏,蘭普林探討了對於愛,年齡,美,慾望,死亡,名利,恐懼的種種看法。

原來,觀衆與媒體眼中,那個似乎“不入世”的、難以猜測的、高冷的夏洛特·蘭普林,實則優雅,真誠而又自由,獨立。

《目光:走進夏洛特·蘭普林》截圖

蘭普林是一個高產的演員,50年的戲齡中,她演過100多部電影。

其中,她50歲之後所拍攝的電影,比她前30年的總和還要多,這與她的經歷密不可分。

歲月的沉澱,對生命和生活的思考,讓她本就精湛的演技又一次次地打磨,提升。

她從不取悅任何人,只用作品說話,用角色打動觀衆。

2009年,63歲的蘭普林在盧浮宮素顏拍攝裸體大片,令人震驚。她卻非常享受拍攝的過程。

“彷彿自己也成了館內有數百年歷史的藝術品中的一件。”

實際上,蘭普林從不抗拒裸露自己的身體。

她曾是赫爾穆特·紐頓的繆斯,紐頓曾爲她奉上第一次的裸體拍攝經歷。

鏡頭下的蘭普林有着強大的氣場與超越情慾的極致性感。

她天生屬於鏡頭,從60年代開始,一直到今天,她從未褪色。

歷久彌新,2010年之後的蘭普林愈發活躍。

2015年,她主演的電影《45週年》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的提名,以及第65屆柏林電影節銀熊獎最佳女演員獎。

《45週年》

2017年,她又憑藉電影《漢娜》獲得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項。

《漢娜》

雖然,那一年的她已經71歲了,但並不妨礙她在大熒幕上繼續施展魅力。

在電影《45週年》上映後的不久,蘭普林的第三任丈夫,法國商人Jean-Noël Tasse因病離世,享年59歲。兩人從1998年開始相戀。

這一次,蘭普林含笑出席了葬禮,一襲黑色裙子的她看起來儒雅又鎮定。

葬禮結束後,她告訴記者:“所有美麗背後都伴隨着犧牲,我一生都在經歷這樣的過程。”

這句話不經讓人想起,她曾在電影《花容月貌》中的角色。

丈夫因爲嫖娼而猝死,在電影結束之餘,蘭普林飾演的妻子約見了年輕貌美,且方年17歲的應召女孩。

《花容月貌》

而這個年輕孤傲的17歲女孩,這個幾乎能夠將所有男性征服的輕狂女孩,在見到一頭銀髮,舉止優雅的蘭普林後,竟手足無措,啞口無言。

我想,這就是超越了年齡和皮囊後最極致的美麗了吧。

最高級的性感並非豐乳肥臀,而是歷經風雨後仍保持一顆獨立清醒的態度,和真實自信的笑容。

是的,蘭普林已經老去,皺紋與白髮無處躲藏,但那又如何?

皺紋只是皺紋,白髮也只是白髮,它們從不因存在而失去與性感的聯繫。

夏洛特·蘭普林算得上是真正的女性楷模。

她開創了只屬於她自己的電影風格,堅持一直和藝術打交道,低調卻不平凡,清醒卻又前衛。

正如她曾說過的那樣:

“就是做我自己,因爲我無法告訴別人我是誰。我要通過飾演那些強大的女性,那些在脆弱時依舊保持力量的女性來實現這一點。”

如何成爲一個真正獨立、自由的女性,不妨向蘭普林看齊。

我們需要直面日常生活中所有的困難與意外,因爲生命的控制權並非掌握在自己的手裏。

但如何努力地越過這些困難?需要勇敢,堅持與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