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國館(ID:guoguan5000)

感動

小磊哥說

截止到2月14日10時27分,全國確診的病例數已達63932例。

看着這張疫情地圖,說實話,挺難受的。

這些天以來,我的眼裏只有確診的病例數字,死亡的數字,治癒的數字......

見了太多魑魅魍魎,心中只剩無數的憤怒與無力。

以至於陷入病毒所帶來的陰霾之中。

可今天,當我跳出這一切,重新審視這一次的肺炎事件。

卻有了不一樣的發現。

災難之下,除了攀升的數字,還有許許多多的小事在悄然發生。

對,事情都很小,小到放在平時都不值一提。

但,也不知道爲什麼,看着這一件件小事發生,我很不爭氣,哭了!

01

這是一雙抗疫護士的手。

血痕道道。

她叫胡佩,是湖南省兒童醫院感染科的一名護士。

你們知道嗎?

她,才22歲。

當我們忙着擦着各種護手霜保養時,她呢?

終日戴着手套,手套裏有滑石粉,很不舒服。

脫掉以後,還要浸泡在消毒液、洗手液之中。

這麼多天下來,本來白嫩的手,被腐蝕得不成樣子。

滿是傷痕又如何?她依舊堅持在一線。

什麼白衣天使,這分明只是個孩子啊!

可此刻,卻學着大人的樣子,穿起白大褂。

義無反顧,肩負重責,拼了命與死神搶人。

苦嗎?

苦!她也怕。

但,所有的苦能換來國民安康,她覺得值。

這就是中國醫者:

鐵肩擔道義,所爲是蒼生!

02

她叫單霞。

90後抗疫護士。

左邊是以前的她,右邊是現在的她。

原本長髮穿防護服時,頭髮很容易漏下來,妨礙工作。

爲了方便穿防護服,節約時間救助病人。

很多護士都剪了短髮,也不去理髮店,只是相互剪。

有些才剛剛做了髮型,一邊剪一邊心疼。

但沒人反對。

而單霞,咬咬牙,狠狠心,選擇最節省時間的方法:

把頭髮都剪光。

她的姐妹看她這樣,都哭了。

倘若是以前,她會哭,她也愛美。

可今天,她反過來安慰別人:

“頭髮沒有了可以再長嘛,現在的首要問題是保護好自己的同時,盡力量去救更多的人。”

看着她的照片,我沉默了許久。

我一個大男人都不敢剪的光頭,這個女孩哪來的勇氣啊!

思來想去,她交出來的何嘗只是頭髮,連生命都早已交付。

這便是一身白衣所賦予的力量。

03

他叫張定宇。

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

和別人不一樣的是,他患有漸凍症。

簡單來說,這是絕症,肌肉會逐漸萎縮到失去行動能力,最後呼吸衰竭而死。

無藥可救。

留給他的時間,多則10年,少則5年。

如今的他,即便繫個鞋帶都難,穿個防護服還得人幫忙把腿塞進去。

但你依舊能看到,步履蹣跚的他奮戰在一線,做事雷厲風行。

他不僅要和時間賽跑,還要和病毒賽跑。

“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裏搶回更多的病人。”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妻子也不幸感染了。

可他兵不卸甲,依舊在一線忙碌。

忙起來,有時三四天都顧不上去看妻子。

每每提及,他都潸然淚下:

“我是醫生,更是一個丈夫,卻無法保護自己家人。”

張院長啊張院長,你記得患病的夫人。

你記得肩上之重責,懸壺濟世。

你記得護國於危難,救民於水火。

可是,你卻忘了,自己也是個病人啊!

04

年前,一名武漢醫生發了條微博。

收到通知,他的假期全部取消。

雖然很想回家,但他知道有比回家更重要的事情:

抗疫。

這天晚上,他給家裏打了電話說,過年不回家。

早已做好心理準備的他,心情一片平靜。

可當掛了電話後,家裏小朋友打來了:

“你給我們買的口罩,你也要戴好呀,不要傳染了呀,要多吃飯身體好呀,等你回來我們再吃一次年飯呀。”

聽完這話,他的眼淚不聽話了,嘩嘩往下掉。

他說:“其實我也很害怕,但我必須裝作成熟的樣子衝在一線,給患者活下去的希望。”

豈止是他,所有奮鬥在一線的醫生都是如此。

想起楊絳說過一番話:

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堅強,於是乎,在假裝堅強中,就真的越來越堅強,這是真的。

05

她叫謝晶晶。

所在醫院成爲定點醫院,要接收發熱病人時,她第一反應是很害怕。

前方等着她的是什麼,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有個7歲的孩子和爸爸媽媽。

“萬一有什麼事,爸媽只有我一個孩子怎麼辦,我自己的那麼小的孩子又怎麼辦?”

可她沒有退縮,所有醫生護士都沒有退縮。

她把孩子委託給老家的奶奶照顧,和丈夫一起加入了抗疫。

一次和孩子視頻,她聽着那頭的孩子說想她,看着孩子牙掉了,眼眶不自覺紅了。

“媽媽都不知道你的牙快掉了。”

她,他們,有家、有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有喜怒哀樂。

但在今天,他們明知病毒可怕,爲了更多的小家,都捨棄了自己小家,奔赴一線。

知者無畏,這是真的勇!

06

這些天,我真的見了很多勇者。

她叫劉潔,有個兒子和女兒。

離家抗疫時,兩個孩子緊緊抓着她的手不放,哭得不成樣子。

她和孩子們說:“別哭,媽媽是去外面打怪獸了,很快就回來。”

此後毅然奔赴前線。

她叫張旃。

17年前請戰非典,17年後瞞着家人請戰肺炎。

寫下一封現代版《與夫書》,令人淚目。

當年的小湯山非典醫療隊也下了一封請戰書。

這次,他們要戰肺炎。

“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

有的在回家路上,轉頭就回去武漢支援。

還有一個醫生,本來待在比較安全的上海。

武漢封城後,他想進去幫忙卻進不去。

悄悄跟着其他醫療隊的飛機準備進去,沒想到被發現。

失敗後他便偷偷地跑到武漢臨近的城市湖南。

叫了輛的士到湖南湖北交界,再叫輛車進了武漢幫忙。

他說,我要和我的同事一起戰鬥啊!

這是中國醫務人員們的縮影。

病毒面前,我們拼了命想逃離,他們卻選擇不退。

不計報酬,無畏生死。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07

這是一張剛脫下防護服的醫生照片。

笑容滿面,可我卻看得想哭。

可能你不知道。

這幫人每天都要穿着厚厚的防護服。

由於防護服都是一體式,穿脫都不方便,所以這一穿就是一天。

很多醫護人員都穿着尿不溼工作,期間不喝水,不上廁所。

密不透風,相當難受。

寒冬臘月,而防護服裏面的他們卻是汗流浹背。

但不管多熱,他們都不能脫。

短暫休息時候也穿着睡。

一天工作下來,他們的臉是這樣的。

被口罩護目鏡壓出血痕。

手是這樣的,褶皺不堪。

然而,第二天他們依舊在堅持。

他們從未簽下生死狀,卻無比執着。

要保護好這座城市。

只願山河無恙。

這輩子,他們拼過命了,爲這片土地。

08

疫情開始時,醫務人員都挺苦的。

每天都超負荷工作,疲憊不堪。

有些醫院不夠醫務人員住,這麼窄的牀,便兩人擠一張。

實在沒有牀睡的,搞幾張行軍牀,再不然就在椅子上睡。

還有的,直接睡地上。

也沒有被子。

對他們而言,有的睡就挺奢侈了。

惡劣條件下,他們都在犧牲很多休息時間來救治病人。

有人累垮了,有人還在苦撐着。

沒有人有怨言!

每天就是一個盒飯湊合,填飽肚子有力氣便接着幹。

有個醫院,除夕夜那晚,大家都忙到忘記是年三十。

直到有個同事提醒,大家才意識到:

自己這盒飯,是今年的團圓飯。

除夕之夜,萬家團聚,大家都吃好喝好。

而醫院裏,有人在爲這萬家燈火,默默犧牲着。

“我們在過節,他們在幫我們過關。”

我們一直待的家中,是他們想回卻不能回的地方。

09

隨着疫情升級,物資不夠時,他們是真的省。

不要命地省。

爲了省下防護服,他們堅持不喝水不去廁所。

本來只能使用四個小時的口罩,他們咬咬牙,戴了好幾天。

像鞋套這些,他們都用自制的方式來解決。

是真的不要命啊!

這幫人當然知道,這有多危險。

不是僥倖,也不是不怕。

相反的,他們知道病毒多恐怖。

更何況有15名感染醫護人員的案例在前,他們當然怕。

怕極了!

可是,這幫人更怕華夏受制於苦難,怕對不起一身白衣,怕死神帶走更多人。

所以,他們選擇逆行,奮不顧身。

在防護服上寫下各種標語。

爲自己,爲同事,也爲病人打氣:

“別怕,加油!”

有人說醫生是高危行業。

我只想說,他們豈止高危!

爲了和死神搶人,他們一隻腳已經邁入了地獄。

“大聖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10

**他叫胡明。**

武漢肺科醫院一名醫生。

得知好兄弟因爲連日救治患者不幸感染,病情危重。

他崩潰了。

幾十年來,天天面對生死,他已經極少出現情緒波動。

沒曾想,戰友倒下後,他泣不成聲。

鐵漢落淚,是真悲傷!

可哭完,他沒有懈怠。

擦乾眼淚,病人還要繼續救。

所謂醫者,便是如此。

哪怕前方萬般險阻,哪怕身旁戰友倒下。

即使預見所有悲傷,依然願意前往。

“雖千萬人吾往矣!”

11

武漢封城第一天。

早已86歲老專家董宗祈重新回到醫院。

因爲走路喘氣,他坐着輪椅出診。

當天一上午就看了30多位病人。

他說:

“一輩子看病,看習慣了,很習慣看病,很習慣救命。” 

“你說我一輩子,不就爲了病人嘛。”

老教授啊,您本可以在家享天倫之樂的啊。

如今卻重新披甲上陣,我真不知如何感謝。

辛苦了,謝謝您。

隔着護目鏡,看不清您的臉。

可我卻看見了你眼裏的光,那麼耀眼。

一定會照亮這片漆黑的夜。

12

前些天,火神山醫院完工。

這座3萬多平方的醫院,僅僅用了10天完工。

而且毫不敷衍,看看這病房就知道。

圖片|中國軍網、新華社

這放在國外,得好幾年才能建成。

生於中國,我真的從來都沒有羨慕過外國的月亮。

若有來生,還入種花家。

其實從一開始要建火神山的時候,我都堅定相信我們能行。

因爲中國速度背後,有一羣默默付出的小人物。

聽聞火神山開工,附近的工人紛紛捨棄假期趕來幫忙。

他們披星戴月,日夜兼程。

累了,就原地休息一下。

不管在哪,他們都能睡。

沒地方坐着,那就站着吃飯。

條件很艱苦。

很多人每天工作20多個小時。

所有人都很困,很累,但沒人抱怨,都在撐着。

有個工人骨折,找了兩個鋼片,用創可貼包紮了一下就接着幹活。

不光工人,子弟兵也馳援武漢。

七千多人,都在與時間賽跑,爲醫者爭取時間。

還有,還有許多人都在盡自己綿薄之力。

河南兩位貨車司機得知一批貨要運往火神山,便主動請纓。

無償運到後,便自行隔離。

期間一直刷新聞看哪裏需要幫忙就去哪裏。

一位80後網店店主,捐了400張板凳。

那是他一個月的銷量。

一名工人在得知建設消息後,瞞着家人買了車票到這來。

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

幹了五天後,將工資全部捐出。

還有很多很多......

你說到疫區他們怕嗎?

怕啊!有工人甚至都立下了遺囑:

如果自己有萬一,讓兒子朝武漢方向磕個頭就行。

可是,此刻他們只想打贏這場仗,不惜代價!

人們總說,中國是基建狂魔。

可我想說,哪有什麼基建狂魔。

分明是一羣籍籍無名的普通人,夜以繼日拼出來的成果。

“苟利國家生死以!”

爲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

這便是最好的答案。

13

幾天前,山東日照一個派出所裏。

一位環衛工大爺把12000現金和一張紙條留在民警桌面上,沒說啥,轉身離開。

等民警反應過來後,大爺已經走遠。

那張紙條上歪歪扭扭寫着:

“急轉武漢防控中心,爲白衣天使加一點油,我的一點心意。”

——東巷環衛

可能對於出入CBD的人們而言,這只是他們一兩個月的工資。

但對於大爺,他得起早貪黑,縮衣節食無數個日夜才能攢下這筆錢。

大爺,武漢謝謝您,可這錢真不能收。

14

浙大一院急診室裏。

一名小男孩把一個信封放在護士桌面上後,立正敬禮,說:

“你們辛苦了!”

之後鞠了個躬便小跑離開。

等到護士打開時發現,信封裏有9張100元和5張20元。

還有一封感謝信,信上歪歪斜斜寫着:

親愛的醫生,護士們,看你們每天奔走在疫情的前線上十分辛苦,我也想出一份力,這些錢就是我的一份心意,希望你們能收下。

何爲少年?這便是!

想起魯迅先生一段寄語:

願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裏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後如竟沒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當下的中國,少年們做到了。

少年強,則國強。

在他身上,我看到未來,也看到了希望。

15

江蘇一個小村莊裏。

73歲的徐阿婆聽聞武漢疫情,帶着9000元到村委會捐贈。

同村的都知道,阿婆平時以撿垃圾爲生,攢錢真不容易。

說啥也不願收。

誰知,阿婆急了,眼淚當即流了下來,哭得聲嘶力竭。

她太想盡自己一份力,幫幫武漢。

每當看到這樣的事情,我總是淚眼婆娑。

明明自己已經過得很苦,怎麼這麼傻,還有空管別人?

思來想去,這哪是傻,分明是對這片土地,對同胞愛得深沉。

不止前線的人們在奮戰,後方的這些小人物,也在負重前行。

16

安徽一個派出所裏。

一名小夥搬了500個口罩,放在桌面上後說了句:

“你們辛苦了。”

隨後轉身就跑。

民警急忙追出去道謝時,小夥揮揮手就跑遠了。

兩名民警向着遠去的身影,筆直敬了個禮。

500個口罩,不多,卻足以溫暖這寒冬。

有這麼一羣無名之輩在後方支撐着,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我們沒理由不贏!

17

女軍醫彭渝偷偷瞞着家人奔赴前線。

她的丈夫看到別人發的機場照,才得知她已經出發。

一通電話打過來,兩人大吵一架。

同爲軍人的丈夫埋怨她隱瞞一切:

“連看一眼的機會都沒有,你就這樣奔赴前線。”

通話不歡而散。

幾天後,冷靜下來後,丈夫發來信息:

“你是我妻也是戰友,無比牢記初心如磐,使命在先,盼早日凱旋。”

看到信息時,她的淚水一直在眼裏打轉。

而此時,她已經連軸工作了14個小時。

身已許國,心已付卿。

待山河無恙,再與君團聚。

18

前線的護士哪怕再怎麼想念孩子,也只能遠遠看着孩子。

一整個過年,這些人都沒回家,想女兒,只能隔空擁抱。

哪怕在同一棟樓工作,醫生夫妻的見面時間也只有短短幾分鐘。

原定舉行婚禮的兩人因爲疫情取消。

一個是護士,一個是軍人,隔空舉行婚禮後,又匆匆回到前線繼續戰鬥。

馳援武漢的醫生和年邁的父親相擁後離去。

醫生抗疫多日沒回家,2歲兒子在電視上認出他,懵懂的他一直對着電視喊“爸爸”。

還有太多講不完的感動。

每每看到,我的眼角總會不自覺溼潤起來。

他們所作所爲,不爲別的。

只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

以前我總覺得做這事的,一定得是偉人。

今天我被狠狠打了臉。

這麼一幫無名的小人物也可以!

19

記得年前回老家過年時,我在車上看完了《非典十年祭》。

看着窗外漆黑一片,莫名陷入了恐懼。

我太害怕了。

害怕17年前的夢魘重演;

害怕身邊美好悉數消逝;

害怕自己無能爲力面對......

可如今,看到這麼多無名之輩,這麼多感動的小事,我不怕了。

愛比病毒蔓延得快太多了。

因爲有這些人,我所有的害怕都不會再發生了。

幾天前,我媽說,潮汕的神明很快就會來消滅病毒了。

之後拜神,本不信神的我總會向神明祈禱,願災厄早日消除。

可後來,我看到了一個視頻:

鍾南山眼帶淚花,說:

武漢是能夠過關的,武漢,本來就是一個很英雄的城市!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看着鍾南山,我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什麼神明啊!

哪有什麼神明!

這世間,從來都是我們這幫凡人在創造奇蹟啊!

是每一個捨生忘死的醫務人員;

是每一個不知疲憊的建築工人;

是每一個任勞任怨的子弟兵......

是每一個戴好口罩,每一個閉門隔離的我們。

所有人都在創造奇蹟!

等此戰過去,多年以後,我們可以驕傲告訴子孫後代:

你爺爺(奶奶)我,曾在2020那年做過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幫這片土地趕走了很可怕的病毒。

而此刻,我無比相信:

武漢的天快亮了,中國快熬過去了。

很快,陰霾散盡。

很快,山河無恙。

很快,春暖花開。

很快,我們就可以摘掉口罩,伴着陽光,和心愛的人走上熱鬧的大街。

等到那時,別忘了,好好謝謝這些滾燙的普通人。

也謝謝熬過苦難的自己!

喜歡今天的文章,別忘了在文末右下角點個,並轉發給更多人看。

【版權說明】

/# 好文推薦 /#

(點擊圖片,遇見熱文)

教師幫公衆號,隸屬於三好網,是一個彙集百萬教師的優質交流學習社區。教師幫,幫老師,助力每一位教師成爲真正的好老師。

諮詢、交流請加小磊哥微信:sanhaolyg;投稿請發送至:[email protected]

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