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tta Jaschinski,攝影師。我不想賦予野生動物其他光環和意義,但是我非常贊同生物學家和作家愛德華·威爾遜的觀點:每個物種都是傑作,都是經過極其審慎和天才的創造的。

野生動物還是商品?

2019.11.23 廣州

你好!我是用相機作爲工具,去記錄那些因爲人類的迷信、娛樂、地位、貪婪,給野生動物帶來的苦難。

現在我想帶你們回到九十年代,我做這一切的開始。當時我在動物園拍攝了一系列照片,對我而言,這些動物好像在尖叫着內心的孤獨和流離失所。

我們把野生動物帶離了原本的生活環境,關在混凝土籠子裏,聲稱爲了進行研究,我們要瞭解它們的自然行爲。但我們能從這樣的熊身上研究到什麼?它們每天刻板地繞圈圈,這和所謂的自然行爲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條白鯨出生在加拿大的野生水域,不久就被抓到紐約科尼島的水族館裏了。在這樣封閉的、被氯氣處理過的水裏,它生活了34年,直到死去。

你們可以在玻璃上看到我的倒影。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拍下這張照片的時候,我決定要用照片來講述野生動物的苦難。

前面那些照片都是我在美國和歐洲拍的,這是2012年,我第一次來到中國。我把這張照片叫做《沒有聲音,沒有選擇》。每天三次,這只猩猩爬出籠子來到舞臺上,在長隆野生動物世界進行表演。這裏的口號是:動物的天堂,帶給人們快樂。但是說實話,這樣的照片不能帶給我任何快樂,只有悲傷。

我相信這些猩猩應該生活在加裏曼丹的熱帶雨林裏,和它們的家人朋友一起嬉戲,這才是野生猩猩原本的樣子。

這張照片叫做《反抗》,因爲我一直覺得它們能通過某種形式反抗人類。猩猩現在面臨着將要滅絕的情況,有一個原因是我們在破壞它們的棲息地,實際上我們沒有在保護它們。

另一個更主要的原因是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現在世界範圍內對動物幼崽的需求非常大,就因爲人們喜歡飼養幼崽當寵物。一般如果你看到一隻被捕獲的猩猩幼崽,就意味着它們全家都被抓了。

這張照片是在中國桂林拍的。這些老虎的牙齒和爪子都已經被拔掉了,同時爲了控制它們,還給它們服用了藥物。中間的是一個雜交品種,叫獅虎,獅子和老虎的雜交。這些動物不表演的時候,就生活在身後的那個籠子裏。我把這張照片叫做《破碎的貓》。

馴獸師通常用負面強化的方法來訓練動物,不是給它們一個獎勵或者什麼,他們對動物進行體罰,不給它們食物和水。事實上,有人曾經告訴我,當一個動物被餓的時間足夠久,它們很快就會做任何你讓它做的事情。

中國還有一個讓我震驚的事情,爲了提取熊膽做中藥,中國有許多動物農場飼養熊。慶幸的是有些熊被中國政府從非法經營的農場裏救出來了,農場也被關了。它們現在住在一個叫做Animals Asia慈善機構裏。因爲它們之前的生活環境非常糟糕,通常被救之後都需要接受一系列的緊急手術。

這是熊膽汁做成的中國傳統補藥,其實就是熊胃裏的液體。

這是用來關押熊的籠子,這些籠子極其狹窄,熊只能躺在裏面,不能翻身也不能站起來。有些熊被關在這裏十年,甚至一生。

這只棕熊在這種籠子裏生活了30年,整個身體都扭曲變形了。

這種被叫做變形籠子,因爲熊在這樣的籠子裏身體會被壓得扭曲。現在在中國這種籠子是非法的,中國政府已經禁止了,但是在一些偏遠的農場,它依然存在。

這個金屬工具是用來獲取熊膽汁的。套上這個之後,熊的傷口被迫裸露在外面,人們可以方便地從膽囊提取膽汁。這樣的方式會給熊造成非常嚴重的傷害。有些熊得了癌症。

像這只熊失明了。

這只熊的牙齒全部被拔掉了。

長期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裏還會產生自殘行爲,這只熊就用頭撞擊籠子的金屬柵欄。有一些甚至需要被實施安樂死。

這只一直生活在黑暗的地方,它的眼睛現在已經無法面對陽光了。

這是慈善機構爲死去的熊建造的墓地,這些熊都是被虐待死的。

也有一些熊恢復得很好,它們現在可以在比較自由的環境裏活動,也可以尋找食物,和其它的熊交流,過着沒有殘忍的訓練的生活。這只熊其實也在那樣的籠子裏生活了30年,但是看到它在遭受的所有痛苦後,依然有強大的毅力和生存的決心,那是我生命中最卑微的時刻。

令人難過的是,現在在中國和越南的膽汁農場裏還有超過一萬只熊。

還有對虎製品的需求,虎皮、虎牙、虎爪、虎肉……一切有關虎的東西,人們可能覺得購買了這樣的虎製品,就可以擁有和老虎一樣強大的能力。現在在亞洲就有七千多隻被圈養的老虎,這僅僅是亞洲的數據。這個數字大大超過了在野外生活的老虎數量。

我不想賦予野生動物其他光環和意義,但是我非常贊同生物學家和作家愛德華·威爾遜的觀點:每個物種都是傑作,都是經過極其審慎和天才的創造的。

這只長頸鹿真美,但我們需要做的是停止去單單欣賞它們美麗的外表,這是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

非常可悲的是,物種越稀有,“功效”越好,它能帶來的利潤就越豐厚。野生動物們正在真實意義上地從我們眼前消失。

如果我們連這些最具標誌性的物種都不能保護,我們還有什麼希望去保護其他動物?甚至像長頸鹿這樣以前在地球上數量巨大的動物,現在也瀕臨滅絕。

我決定去記錄下世界上的非法野生動物買賣。這種需求不僅僅來自亞洲或者美國,在世界上的任何國家都有。這是在倫敦希思羅機場被繳獲的豹皮。

這是倫敦國家犯罪局繳獲的象牙。

在這裏我知道了很多野生動物交易的內幕。比如製作這樣的一件外套需要用到很多只動物的皮。

我和海關工作人員們嘗試着去數,我們想知道爲了做這件衣服有多少只動物被殺掉了。不過數到十的時候我們停下了,因爲這實在太令人沮喪了。

我還去了另外一個地方,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保護中心。這個倉庫儲存了150萬件野生動物製品,他們的貨架快有天花板那麼高了。

令人意外的是,上面也有一些非常知名的國際品牌。

這是一隻象腿。這個購物車是在倉庫裏用來運輸野生動物製品的,我覺得購物車更加突出了我照片裏的信息:它們到底是野生動物還是商品呢?

象腿除了對大象本身,對其他人毫無用處。但是我發現,這條象腿被做成了一個垃圾桶出售。拍下這些照片的時候,我真爲人類的所作所爲感到羞恥。

這是一個用犀牛蹄做成的菸灰缸。

這是一個犀牛角,我把這張照片叫做《沒有犀牛的犀牛角》。

這兩隻犀牛是被有償狩獵合法殺掉的,也就是說獵人收錢去殺掉這些動物是合法的,但是偷獵、走私犀牛角是違法的。這些犀牛角很可能會被賣到亞洲用來製作中藥,這是美國海關繳獲他們的原因。

有20只瀕危的獵豹被殺掉,就爲了做件外套。

這就是問題所在,殺死這樣一隻長頸鹿可以收穫一萬美元的報酬。

我覺得這張照片非常真實地反映了人們的心態,人類坐在這樣的椅子上,就真的認爲自己是皇帝,無所不能。在我看來這是一把醜陋的令人討厭的椅子,我無法想象誰會想要擁有它並坐在上面。但是它確實存在,人們確實在交易這種東西。

當我們殺死了這個地球上其他的所有生命,這個地球還值得我們繼續生活嗎?

我更願意看到海龜在水裏自由地生活,而不是被放在購物車上,或者是被綁在木頭上,或者是看到它們一個族羣一大家人都被人類殺害掉。

這是用成千上萬只海馬做成的海馬製品,通常來說,做一個這樣的海馬製品需要六隻海馬。

是的,用於製作中藥的野生動物產品需求量十分巨大,而且大多都是瀕臨滅絕的物種。我不知道這個動物是用來做什麼的,但是我太震驚了,它被綁在這樣的木棍上,我也不知道它有什麼功效。

這是一條被走私的虎腿,被用來生產虎骨酒。男人喜歡購買這種酒來增強自己的能力,我也不知道誰會相信這個。

這是一些豹子製品,它們不是什麼古董,都是在近些年被殺害的。

這是一個老虎胎兒,它其實還沒有出生,還在母親子宮裏。人們把母親殺掉,把胎兒從子宮裏掏出來,固定在一塊木頭上進行展示。

這也是要放在牆上的野生動物裝飾品。這只老虎身上有三個彈孔,彈孔的間距很小,這說明它是在很短的距離內被射殺的。人們把這個叫做圈養狩獵。這意味着老虎被關在很小的範圍內,甚至被綁起來或者被服用了藥物,這樣就方便狩獵者把老虎殺掉。這種圈養狩獵現在甚至成爲了一種運動。

請大家看看這些價格吧。穿山甲,1750美元;亞洲幼象,7000美元;大猩猩,400000美元;虎骨,10000美元/千克;犀牛角,60000美元/千克……野生動物可以說是現在最嚴重的非法交易,每年的成交額高達250億美元。

所以我們怎麼辦呢?我們可以成立軍隊去保護動物,也可以對世界各地的人進行教育,但是如果不改變消費行爲,停止對野生動物製品的需求,這種殺戮、這種非法的野生動物交易永遠不會停止,因爲它的利益如此巨大。

我無法接受這樣的殺戮繼續下去,我是個攝影師,我想通過攝影的力量改變這樣的情況。一個隊伍的力量總比一個人強大,所以我成立了反野生動物犯罪攝影師協會,一個由不同國家的攝影師組成的隊伍。

這是我們出版的第一本書,裏面收集了來自21位攝影師的作品,這些都是在國際上很成功很出名的攝影師。下面我想帶大家看看書裏的照片,接下來展示的這些照片不全都是我的照片,有一些是我的,也有許多是其他攝影師的。

封面上的動物是穿山甲,它是目前全世界交易量最大的哺乳動物,這些都是從野外捕獲的。但很諷刺的是,世界上只有20%的人知道這種動物。

這是被繳獲的四千多只穿山甲。穿山甲在中國是一道昂貴的美食,你們可能都知道。

它的鱗片還可以用來做中藥。這個穿山甲是在倫敦被繳獲的,它是在從非洲走私到中國的途中被繳獲的。

我們的書出版之後很快就售罄了,被銷售到了世界上50多個國家,也有一些中國的讀者想買我們的書,所以我們也出版了中文的版本。

這位是路易先生,他一直在中國的南方做保護野生動物的工作。就像我前面說過的,真正讓我感動的實際上是那些保護野生動植物的英雄。他所做的事情是,帶許多來自中國以及國外的遊客觀看華南犀鳥。其實中國在野生動物保護方面確實取得了很多成就,付出了很多努力,也保護了很多重要的物種。

但是這種鳥,加裏曼丹盔犀鳥現在非常危險,中國對這種鳥的需求太大了。

因爲它們的頭部非常適合做傳統的雕刻品。

我知道在中國並不是所有人都想要購買這種東西,中國有十幾億人,他們只佔極小的一部分。但是有時候只需要兩百個人就能讓一個物種滅絕。

對鯊魚鰭的消費需求也很高,每年有七千萬鯊魚被殘忍地殺掉,做成魚翅羹端上人們的餐桌。

有的鯊魚被殺掉之後還是活的,又會被扔回水裏,但是它們沒有魚鰭,不能游泳,所以它們就在水裏沉下去了。這是成千上萬的鯊魚鰭在被晾曬。

接下來是幾個令人開心的故事,是攝影的力量帶來的改變。這只大猩猩被槍殺了,攝影師及時地拍下了這張照片,政府在這個地方派了軍隊保護大猩猩。我想重申一遍,剛剛講到的這些不是我的照片,是我們這個協會裏其他攝影師拍的。

另一件讓人振奮的事情來自中國,中國的科學家發現了這種猿猴,我們叫它Sky Walker。大概是在兩年前發現了這種長臂猿猴,當它們被發現的時候只剩兩百多只了,現在中國政府正在大力保護這種猿猴。

照顧猿猴的人在樹上刻了一個“愛”字,我想這也正是我們想要表達的。別擔心,這不會傷害到樹。

這是一個叫Shield and Trust的公益機構,他們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很多母象因爲象牙貿易被殺掉了,幼象就失去了依靠,這個機構把幼象帶回去照顧,幫它們重回野外。

我想這是我們該做出自己的選擇的時候了,你可以支持一些好的事情,或者支持動物表演。我個人無法理解爲什麼有人會希望看到大象進行那些毫無意義的表演。

我們正在做的另一件事是支持教育。我們在世界範圍內很多地方都辦了展覽,這是法國,我們會在世界各國舉辦展覽,主要是歐洲,當然也很希望有機會到中國來展覽。在法國的這個展覽持續了四天,有超過三萬五千名觀衆來看了我們的展覽。

這是在南非,我們也把書帶到了非洲的很多地方。前兩天我還收到一個南非孩子的郵件,他說想要做一名攝影師,加入我們的隊伍。

這是我們在中國香港的社交網絡上製作的一些海報。我想說的是很多舉動很簡單,做一張海報,發起一個話題,大家隨手就可以做到。

現在我們這個協會已經有32名攝影師了,還包括其他的一些寫作者和記者也在我們這個協會裏。

還有一件很令人開心的事,跟野生動物犯罪無關。這是今年的一個獲獎作品,大家可能認識這位攝影師,鮑永清。他在中國的知名度已經挺高了,他是2019年年度野生動物攝影師比賽的大獎得主,就是幾周前的事情,我們見到了他。

我們也見到了這位攝影師,樊尚珍。他們都是中國人,都想加入我們的隊伍。

這些是我們組織裏的其他攝影師,我們當然想要變成一支更大的隊伍,因爲我們想更快更廣泛地傳播我們的信息。我還想要對這些攝影師們說聲謝謝,謝謝他們允許我在演講中展示他們的照片。

所以,“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羣有思想、肯付出的人能改變世界。事實上,世界正是由他們改變的。” 這句話來自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

我就講到這裏,感謝你們的傾聽。

yixiclub),如需二次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歡迎轉發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