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熱播的開年大劇《新世界》更新至17集,漸漸有了追劇的感覺,雖然田丹一如既往開掛,彈幕也在紛紛吐槽神劇,但總體來說並不影響觀感。

殺害小朵的兇手是誰?

一開始大家熱議“殺小耳朵的兇手究竟是誰”,到現在依然沒有明顯的線索。

正面出場的人物中,照相館周老闆、馮清波、鐵林、祥子、燕三似乎都有嫌疑。

周老闆爲什麼要銷燬那些照片?導演爲什麼要安排胡屠夫被審問時周老闆剛好來送照片的情節,並且在胡屠夫承認夜裏見到的就是金海時周老闆才離開?

這些似乎都意有所指,但從周老闆的舉止神態還有與徐天的問答來看,他實在不像是兇手,只能用丟了藥水心虛來解釋,但劇中並沒有明確線索指示丟失的藥水就是那晚兇手用的迷藥。

馮清波也是大家的重點懷疑對象,他的行爲方式還有對妓女存在的偏見和厭惡情緒與兇手似乎都十分接近。

但馮清波慣用的是左手,殺人時他是左手用刀,提重物時也慣用左手,然而殺小朵的兇手當時是右手持刀,這一點便不相符,相信這麼明顯的區別是導演的提醒而不是爲了迷惑觀衆。

祥子有嫌疑是因爲“駱駝”,著名的“駱駝祥子”;燕三喜歡大櫻子不希望她跟着大哥離開北平,似乎有動機;鐵林抽的煙是哈德門,與兇手相同。

但祥子和鐵林都有不在場證明,燕三又是最先發現賈小朵的,所以不大可能是他們。

所以看到現在,殺害小朵的兇手究竟是誰,大家依然還沒找到確切的線索。

從演員表中來看只剩下一個人也是重點懷疑對象,就是周一圍飾演的高成亮,但其還未正面出場,很難判斷。

從演員本身來說,近些年周一圍在極致化類型角色上有過諸多嘗試,表演上非常吸睛,如《繡春刀》中的丁修,《長安十二時辰》中的蕭歸,但這些都是亦正亦邪充滿個人魅力的角色。

如果說在《新世界》中他是殺害小朵的兇手,那幾乎就是反派角色了,如果這樣,對於周一圍來說又是極大的突破。

但像這類反派角色是很難圈好感的,除非他能用更精湛的演技來征服觀衆,就像《追擊者》中飾演仇恨妓女的變態殺人狂的河正宇,雖然是讓人痛恨的反派,但演技和個人魅力真的讓人膜拜。

網傳周一圍飾演的高成亮是一位醫生,這倒與田丹說的幾點特徵相符,有正常的職業,有長時間觀察女人的正當機會,對人體的瞭解,下刀的手法,都可以得到解釋。

只是在這動機上,因性衝動而起的變態殺人慾望當然是一種解釋,但是放在這樣一個講述新世界到來前的故事的年代劇中,如何將奇案與時局合理地連接是編劇要下功夫的地方,否則在動機上還是不夠有說服力的。

還有一個比較偏的想法,周一圍飾演的高成亮是殺害小朵的兇手,在劇中導演已有暗示。

鐵林抽的煙是哈德門,因此被大家懷疑,但是在導演徐兵之前的高分之作《紅色》中,周一圍飾演的角色就叫做鐵林,而殺小朵的兇手抽的也是哈德門,也就是說,可以看做導演在暗示周一圍飾演的高成亮是兇手。

但這只是一種猜想,並沒有邏輯上的聯繫。

至於,真正的兇手是誰還有待後續劇情的慢慢揭曉。

小耳朵爲什麼又被忽悠了?

最新更新的17集中,因爲小朵的死一直陰鬱的徐天終於露出了機靈可愛的一面,而這份輕鬆是小耳朵帶來的。

小耳朵一再被金海忽悠,沒有等來弟弟的釋放,於是綁了金海的妹妹大櫻子,那邊田丹把監獄攪翻天,這邊金海急着尋找不知所蹤的大櫻子。

田丹事情平息後衆人齊聚平淵衚衕金海家,金海和徐天將徐允諾和刀美蘭勸出門外,院內只有金海、徐天和小耳朵三人。

作爲觀衆,我原本還好奇他們會談出一個什麼樣的結果,沒想到談到最後金海和徐天相看一眼,默契自生,讓人難得感嘆一次,二人不愧是拜把子的兄弟。

小耳朵的要求也不高,就是要金海放他兄弟出來,但金海就是不願意,可大櫻子的性命還攥在小耳朵手裏,眼見雙方劍拔弩張,沒想到金海乾脆把小耳朵涼在那裏,他知道只要他不把小耳朵怎樣,大櫻子就還是安全的。

這邊徐天說可以幫小耳朵勸金海,但要看看大櫻子是否安全。

原以爲徐天是要乘此機會救人,沒想到就直接將小耳朵以綁架罪拉到了白紙坊警署。

兄弟二人一人唱白臉一人唱紅臉就這麼把小耳朵又給忽悠了。

這裏最大的bug就是徐天的人設,跨度太大了,之前還是無腦愣直的樣子,一轉頭這麼機靈還真讓人有些不太適應。

話說回來,小耳朵爲什麼會被忽悠呢?

導演有意將一些心理學技巧運用在劇中,這處情節也是如此。

小耳朵會被忽悠,

一是因爲心理差距。

本來以爲在金海這說不通了,徐天又說可以幫他去做金海的思想工作,本來是陷入了僵局看似沒啥希望,一下子徐天又給了他希望,便不願輕易放棄這種心理上佔到的便宜,於是放鬆了警惕。

二是小耳朵對徐天不夠瞭解。

大櫻子被綁在黑白兩道通吃的金海眼裏那是尋仇,是交易,而在向來堅持警察職責的徐天眼裏,那就是綁架,是犯罪,小耳朵不懂徐天的堅持才會相信徐天的忽悠。

追到這裏才發現,原來小耳朵不是負責耍橫的,而是負責搞笑的啊。

其實導演的意圖就是想強化徐天“堅持內心秩序”的人設,用官方說法就是,徐天只是希望事情是它本來該有的樣子。

只是在這樣的世道,這種奢望,這種堅持與他所在的時空有些格格不入,更與我們觀衆所在當下的時空有些格格不入,才顯得不那麼討喜。

當看到徐天人設的官方說法時,我想到了《我的團長我的團》中的龍文章,他也有這樣的堅持。

然而,同樣的堅持,爲何龍文章能讓我們這樣感動而徐天卻飽受爭議呢?

我想,是因爲導演過於將田丹人設神話,而徐天的智商弱化,導致兩個角色都有些脫離實際,不太討喜,恍惚間讓人覺得是在看傳奇劇。

吐槽歸吐槽,劇還是好看的,但70集實在沒必要啊。

圖片來源於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