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馬未都的人都知道,出國旅遊是馬老師最喜歡的娛樂方式之一,在這個過程當中既能放鬆心情緩解工作的壓力,又能增長自己的見識,讓自己感受不同國家的文化。

馬先生年輕時候從出版社工作,喜歡讀書,這讓他在同齡人當中顯得具有很深的文化底蘊,說起來,馬先生在古玩行、文化界都算的上是響噹噹的人物,爲人體面,講規矩,是個講究人。由於常出國,自然對各國的風土人情也有一定的瞭解。

談起在外國旅遊的經驗,馬先生常說:“古人有言,入鄉隨俗,我們在國外就要遵守國外規矩,不懂不要緊,我們可以問,可以學”

馬未都

有一年,馬先生去土耳其旅遊,對於中國人來說這個地方算不得是什麼熱門的旅遊城市,很多年輕人對他們民族的文化也談不上太瞭解。

而馬先生見多識廣,對於土耳其的歷史多少有些研究,但大多對於這個國家的信息都來自於書本,沒親身體驗過。

在古羅馬時期,洗澡是個重要的社交方式,羅馬浴室的空間很大,能容納上千人,而在當時如果有幾百人在裏面洗澡,這也是一個非常壯觀的景象了。

羅馬人有多愛洗澡呢?他們每天都要洗一次澡。可能有人說了,夏天天氣熱,大家一天洗一次澡也是正常的現象,但關鍵在於,人家那一次澡能從早上洗到晚上,而我們的洗澡在人家羅馬人眼裏只能算做“沖涼”。

土耳其浴

過去那個時代,中國人對歐洲的浴室很是羨慕,雖然大家都沒去過,但在很多油畫當中有對羅馬時期歐洲人洗澡的描述。最爲人們所熟知的便是安格爾創作的《大浴女》。

今天的人們對女性身材的標準是A4腰,筷子腿,越瘦越好,年輕的女孩多瘦都不嫌自己瘦,都希望自己苗條,而過去我們的審美和當時羅馬人的審美很相似,在他們的眼中,女性身材豐腴才算得美。

安格爾的作品《大浴女》當中的女性就是這種審美的重要體現。雖然今天馬爺無緣體驗古羅馬的洗浴文化了,但根據羅馬浴演化而來的土耳其浴卻還保留着。帶着對神祕的土耳其美好的嚮往,馬老師要親自前往,體驗一下土耳其浴室的文化。

馬未都

到了當地,馬爺找人給安排了一個最好的浴室,這是一個來自於伊斯坦布爾的浴室,成龍的電影《特務迷城》其中一場戲就是在這間浴室裏取景拍攝的。

一進門先買澡票,馬爺心想,這土耳其人洗澡我看也和我們沒多大區別,我們小時候不也是這流程嗎?到了裏邊一看,地方不大,和自己想象當中的幾百人一起洗澡的浴場相差甚遠。

過去的北京澡堂子,大家光着就進去了,但在土耳其就有不同的方式了,他們每個人要裹着一個浴巾進去,找個沒人的旮旯,把自己先衝乾淨,然後從大臺子上面找個位置趴下,這個臺子被燒的挺熱,當地人都屁股朝上,趴在上面。馬老師怎麼看怎麼彆扭,但轉念一想,來都來了,咱也別拘着了,於是他也學着別人趴下了。

馬未都

土耳其人大多高大,壯碩,馬老師這身材在裏邊一趴顯得渺小,沒過一會他就下來了,心想還是找人給我搓澡吧。在搓澡師的指揮之下,馬未都找了個小板凳坐下了,按照他的形容:“什麼搓澡師,完全和屠夫一樣,胳膊比我腿還粗”

而對方趁他不注意,上去就是一盆子開水直接澆在了他的身上,馬未都那裏受過這個,立刻就舉起了雙手,按他自己的話講:“我就差投降了”

而對於馬老師這樣初來乍到之人,這種反應自然太正常不過了,他們完全不顧馬未都的申訴,直接一把將他的胳膊擰了過去。

土耳其浴

馬未都心說我這真是拿錢買罪受呢,他一邊喊,一邊跟對方比劃着:“不搓了,不搓了”

然而對方卻不由分說,拿了一條比砂紙還麻的毛巾,有多大勁兒使多大勁兒,上去對着他一捋。馬未都如此形容當時的情況:“那是連皮帶泥全下來了”

隨後搓澡師要對他進行清洗,先是往他身上打了很多泡沫,隨後馬爺嘴裏吐着泡沫自言自語:這回我這“九九八十一難”總算到頭了吧?話音剛落,又是一盆冰水直接澆在了馬未都的身上。

馬未都

馬未都咬着牙出來了,心想,這輩子就這一回,而一旁等待馬未都的小夥伴們都圍了上來,好奇的問:“怎麼樣?好玩嗎?舒服嗎?怎麼樣?”

馬未都答:“特舒服,太好玩了,我推薦你們每個人都試一次”